【首爾想想】2018南韓地方選舉:進步派狂勝、保守派崩盤的背後

友善列印版本

文金會與川金會後,接踵而來的南韓地方選舉,執政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簡稱民主黨),開出漂亮紅盤,全國17個一級行政區(即廣域市與道,相當於直轄市與省)中,取得14區執政權。

不僅首都圈全部囊括,連保守派票倉─釜山、蔚山與慶南,皆成功攻陷;反觀保守派的自由韓國黨(簡稱韓國黨),則遭遇史上最大挫敗,只剩大邱與慶尚南道,退居成二線「地域政黨」。

保守派的慘敗還不僅止於此,作為二級行政區域(即廣域市和道下面的各鄉鎮區)的區郡市長席次,保守派大幅萎縮了超過一半;地方選舉同日舉行的國會議員補選,由於選區遍布各地,被稱作「迷你型國會選舉」,11席補選中,民主黨出馬的10席全上。

現在,民主黨與其他進步小黨,議員數相加剛好達半,這對文在寅政府未來要推動國政經營及通過法案,雖還稱不上是得心應手,但已「給力」許多。而保守派面對最慘崩盤,地方基盤淪陷大半,黨魁洪準杓已辭去職務,現在將近入緊急過度體制;預料屆時又會更改一次黨名,然後調整路線出發。

連續三年,中間歷經朴槿惠捲入崔順實干政案而失去政權,保守派最大黨的名字,從「新世界黨」改為「自由韓國黨」,但從2016年國會選舉、2017年提前舉行的大選,到2018年的地方選舉,都嘗到敗北,而且「潰堤」程度,越來愈大。

不少人會直接將文金會和川金會接連順利登場,解釋為民主黨這次選舉狂勝的「主因」,這樣講,其實並未觸及到真正核心。

事實上,早在兩次峰會前,地方選舉各項民調,就已維持與本次選果幾近雷同的盤勢:民主黨「躺著選」就能稱霸天下;這已顯示,兩韓與美朝元首會晤,充其量只能為文在寅總統與民主黨扮演「加分」角色,而非真正「撼動選舉」。

現在文總統已上任超過1年,各項施政推動剛上軌道,除政府對清算過往保守派弊端表達出較積極的態度,還有促進南北韓與美國對話外,其實並還沒有太多顯著政績出來。更甚,南韓國內各項指標,包括家庭負債總額、青年失業率等,都在持續上升,景氣並未回升,整體經濟狀況還處在嚴峻局面。

而兩次峰會其實並無太大進展,兩韓與美朝雙方,僅達成概括共識,確認北韓有實踐非核化,僅此而已。

但金正恩的亮相,在在反轉外人對他的刻板印象;如此情況下,南韓政府促成見面,又再牽給川普見面,在川普一度表明美朝烽會將無限期延期時,文金兩人又閃電舉行二次會晤,讓川金會重新成局。

這讓南韓民眾感受到,比起過往強調與美同盟、對朝強硬,關係卻搞得一塌糊塗的保守派政權,進步派手段更靈活,讓僵局看到些許進展。兩韓議題蓋掉所有國內民生社會議題,讓文在寅政府得以轉移目光、在外交舞台上有施展身手的機會。

主張親美的韓國黨不斷批評文金會只是作秀,但之後就連川普也參與其中,和金正恩「一起作秀」,讓韓國黨的抨擊與指責,對民眾不再有說服力,反讓選民願意相信民主黨的方向「似乎較好」,而願意在地方選舉上給予民主黨機會,這就是剛才所說的「加分」作用。

最大問題還是在韓國黨,尤其是洪準杓本身。韓國黨批判文在寅與北韓相勾結,但過往新世界黨(韓國黨前身)自己執政時,也希望可與北韓對話,以解除緊張關係,先前曾向大家介紹的「我羅他不」雙重標準,就以可看出韓國黨

「為反對而反對」,而非有意要扮演一個合理的在野黨角色。

另一個是洪準杓擔任黨魁後,韓國黨步向「極端化」,保守派明明已失去政權,「左派」反成為他們用來罵人的字眼:「左派勢力暴走中」、「不能讓左派得逞」、「左派工會與企業作對、正阻撓經濟成長」。而「左派」之後,更嚴重的就是指責他人為「赤色份子」,應該「予以消滅」,這些都曾從洪準杓口中說出。

這樣的話語,顯示他們思維還停留在冷戰時期的獨裁政府心態,無法透過對話來取得共識,只是不斷將反對者「抹紅」,卻但面對自己執政時的各種弊端,還有財閥的各種不平等與特權,不聞不問。而在國會,則是頻繁杯葛,讓議程陷入停擺,但不論對北韓政策、還是民生經濟,都拿不出實際的解決方法。

而就任黨魁後,洪準杓就獨斷決定各項人事案,排除與黨內最高委員等人的溝通,對和自己持不同意見者,甚至公開脫口「狗再怎麼叫,火車終究是會走掉的」。

強人作風與爭議狂言不斷,對凝聚老年保守鐵票,效果頗佳,但對年輕與中年世代而言,歷經干政案後,他們不僅感受不到保守派的變化,反而眼睜睜看著洪準杓朝極端靠攏取暖,已讓人覺得保守派失去理智;同時間,文在寅總統的溫和形象持續透過媒體傳播開來,每每與洪形成良烈對比。

民眾選出文在寅擔任總統,不見得就是完全認同文,但洪準杓與韓國黨未察覺民心變化,持續以極端路線和發言領黨,最後反成票房毒藥:選舉最後階段,連韓國黨候選人都避免與洪同台,深怕一開口,又會流失更多選民。所以近來南韓同業間出現一句話:「共同民主黨的最佳助選員,正是洪準杓。」

也就是說,共同民主黨可以在地方選舉上大獲全勝,並非是因政府多有建樹,而是保守派赤裸裸地走向極端化,讓選民心生厭惡,決定透過投票來制裁。這點可從投票率看出端倪。

歷屆南韓地方選舉投票率

競選期間,因碰上川金會,國內問題目光被轉移,選情冷淡,原預估投票率會比上屆還低,結果卻創下95年開辦地方選舉之後的第二高紀錄,較2014黏上回高出4%。

韓國黨的崩盤,凸顯出「合理保守派」的重要性。選前口口聲聲喊出「審判政權」的保守派,如今應當能明瞭,讓共同民主逐漸走向獨大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己。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