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想想】宅男的逆襲──談西方母豬教INCEL

友善列印版本

亞列克.米納希安(Alek Minassin)今年25歲,自稱自己是個INCEL,INCEL是involuntary celibate(非自願禁慾)的縮寫,他們大多數是男性,他們厭惡女性,他們認為女性瞧不起他們,不願意與他們發生性行為,他們認為自己的非自願禁慾狀況,就是女人害的。後來,亞列克在網路上寫著「非自願禁慾者的起義時刻到了,我們將推翻所有的高富帥(Chad)[1]以及只願意跟他們上床的女性[2](Stacy)。」2018年4月23日,亞列克開著廂型車衝進去多倫多的人行道上,造成10人死亡,15人受傷⋯⋯

在台灣,也有一群男性敵視女性,他們稱自己為「母豬教徒」,把一群特定的女性稱作為「母豬」,他們普遍反對性關係混亂的女性及思想存在公主病的女性;他們在網路上抨擊女性,抨擊女性享用「女權自助餐」,也就是一方面認同女性主義精神,一方面卻濫用女性性別身分來獲取特別優勢的人。

不管是INCEL或是母豬教徒,他們偏激的言論常常在網路上帶來一番的論戰,擁護性別平權的網民認為他們是仇女現象、仇恨言論的最佳代言人;但也有一群網民認同他們的想法,認為他們闡述的是事實,對母豬的不滿,並不是仇恨言論的一種。

對我們而言,將INCEL與母豬教徒定義為仇恨言論是危險的,因為仇恨言論可能會加深性別間的隔閡,讓男性更加仇視女性,而女性也將男性同質化成一群不支持性平運動的沙文主義者。我們認為,貼近這群男性的心聲,看見這群男性在社會上遇到的挫折,才有可能繼續往性別平等的路上邁進。

西方母豬教:INCEL

22歲的男大生艾略特·羅傑(Elliot Rodger)在網路上發表了一個宣言「我的扭曲世界」,在宣言裡面,艾略特提到他22歲為止依舊是個處男,周遭的女性都看不上他,卻和其他(不如他的)男性接吻,他忿恨這個世界,他將誘惑那些女性到他居住的公寓並刺殺這些被寵壞的妖豔賤貨…2014年5月23日,艾略特駕車到社區衝撞行人並且開槍,釀成3死13傷…艾略特可能沒有想到,他的厭女宣言以及槍擊案件竟然讓他在後世被INCEL稱為「聖人」…

INCEL一開始只是一個網站名稱,網站經營者只是想在網站上分享自己遇人不淑,沒辦法與人發生性行為的網站;隨著社群網路的盛行,開始有一群人挪用INCEL這個詞彙,這群人(男性居多)認定自己沒辦法與女性發生性行為是被這個社會逼迫的,他們是非自願的狀況下處於禁慾的狀況。

INCEL將這個社會區分為四種人,一是與他們對立的男性,他們源自於美國的把妹文化(PUA,Pickup Artists),他們風流倜儻,迷人風趣,女性都很喜歡他們,願意與他們上床,INCEL稱呼這些人為CHAD,這種男性是人生勝利組,他們男子氣概強烈,能夠隨時吸引別人跟他們上床,而這些人搶走了INCEL與女性上床的權利;相對應的,INCEL就是另外一群男性,他們可能有著很多綜合的因素導致於不被女性們喜歡,他們長時間處在一個非自願禁慾的狀況(involuntary celibate)。

光譜的另一端為女性,INCEL認為女性有責任與義務要與男性發生性行為,在這個前提之下女性被區分為兩種,一種是Stacy,Stacy女性特質強烈,是全天下男性都喜歡的對象,她們性感冶豔,但她們瞧不起INCEL,也只跟Chad上床;Becky的女性特質就沒那麼強烈,她們通常有讀一些女性主義相關書籍,比較文青一點,認為男性普遍而言比較喜歡素顏的狀態,相較於Stacy從不正眼看待INCEL的狀況,INCEL認為Becky會比較願意關注他們。

艾略特的「我的扭曲世界」宣言中對女性敵對的態度,貶抑女性特質,仇恨女性的言論與INCEL的想法不謀而合,因此當槍擊案發生時,INCEL社群認為艾略特代替了他們在對抗這個世界,縱使艾略特可能根本不認為自己是個INCEL,甚至不知道ICEL是怎麼樣的族群。

性「能力」作為真男人的標準

何謂「男子氣概?」

「簡單的說,就是指我們預期男人應有的特質」 [3]

在高度性別刻板化的現代社會中,我們不僅預期女性要有女性的樣子,我們其實也預期男性要有一定的樣子。女權運動以前,女性與男性在高度性別僵化的社會中依循著性別刻板印象在生活,女性依附著男性、遵循三從四德;而男性則要堅強勇敢、決策果斷,最重要的是要「成功」,不管是傳統中的「五子登科[4]」或是現代社會中說的「人生勝利組」,成功似乎是一件每個男性都被要求追求的事情。

在「男子氣概」的研究當中,許多研究證明男性的養成過程中強調要學會競爭,競爭力強,才可以為男性帶來成功。競爭力強的男性,才能吸引女性願意與他們發生性行為,Chad之所以讓女性趨之若鶩與他們上床,便是因為Chad站在男性界的頂端,有強壯有力的身體讓女性能夠倚靠,以及一雙3000元美金的靴子顯示出他們的財力雄厚。

身體與金錢,是這個社會去評斷一名男性是否「成功」的因素,身體健壯是性徵展現的方式,在INCEL的定義中,Chad的一舉一動都符合傳統對於「男性的樣貌」,從走路、說話的方式,到髮型以及看人的樣子,都能夠展現出Chad的性魅力;而金錢則是在資本主義社會底下,最簡單衡量男性是否成功的關鍵。

強大的性「能力」為Chad吸引更多的女性,而更多的親密關係,更有助於建立起Chad的男性氣概。在獵豔文化(Hunting Culture)中,當一名男性在受到越來越多女性注目時,其男子氣概會不斷的被增強,因為整個社會會告訴Chad,你的樣貌、身體都是值得被肯定的;相反的,INCEL因為其行為舉止與社會認定的「陽剛」有差距,因此其男子氣概就會不斷的被削減。

看見男性無力的憤怒

INCEL厭女的發言,其實是年輕世代男性對於這個社會單一陽剛特質憤怒的表現,性別平等運動不斷強調多元與尊重的當下,獵豔文化卻還是用單一標準在強調男性的價值時;新一代的男性一方面開始有了系統性的教育在推動性別平等,另一方面卻依舊被傳統「男子氣概」的方式束縛住,在不知道怎麼宣洩自己的挫折下,最後才演變成了無法挽回的暴力行動。

上一篇男人想想中,我們提到現今男性除了要面臨既有的男性挑戰,在性別平權的過程中女性也逐漸加入了競逐「成功」的競賽。與此同時,在尚未改變男性對於「成功」的想像前,我們深信,美國的INCEL或台灣的母豬教絕對不是個案,在未來,這樣厭女的族群只會越來越多。但這並不是性別平等教育的最終目的,因此如何真正鬆綁二元對立的性別特質,加入多元性別的視野與思考,讓成功可以有不同的定義、讓男子氣慨可以有不同的面貌,將是未來性別平等教育要持續紮根與落實的地方。

勵馨舉辦男性情感團體超過十年了,我們看見男子氣概已逐漸開始鬆綁,大多數的男孩開始不再追逐傳統的男子氣概,他們開始說出自己的故事,那些傳統上男性不能說的故事。因此,下一期的男人想想,我們將以專題的形式介紹這群男孩,來看見他們曾經被束縛住,無法言說的「男性故事」。

 


[1] Chad:在INCEL的定義裡面,男子氣概特別強烈,足夠吸引女性與他們發生性行為的男性。

[2] Stacy:在INCEL的定義裡面,女性特質強烈,並且只願意與Chads上床,瞧不起INCEL的女性。

[3] Frank Pittman 著,楊淑智譯(1995)。《新男性──掙脫男子氣概的枷鎖》。 臺北:牛頓。

[4] 五子登科:孩子、車子、房子、妻子、金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