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想想】兩韓峰會後(下):韓朝美日中的多方角力

友善列印版本

南北韓峰會(文金會)結束後,各界都對接著登場的美朝峰會(川金會)拭目以待,但實際上,中間還有一場重頭戲,是5月9日即將在東京舉行的韓日中三國領導人會晤。

原本韓日中領袖會晤,從2008年起,每年例行性舉行,但由於2015年後,三國因為領土爭議與歷史問題等因素,關係陷入矛盾而陷入停擺。這次。南韓總統文在寅,將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及中國總理李克強,將睽違兩年半的三國領袖會議。

青瓦台原本公開表示,三國將對能源、環境與人員交流等問題,討論出可共同合作的實質方案,但因兩韓峰會才結束不久,這次峰會最重要的,還是討論如何解決北韓非核化問題。不過,三方領袖還沒會晤,要如何把非核化問題的內容,放入共同宣言中,已出現雜音。

美國一直要求北韓應落實完全而且能受檢驗,且不可逆的非核化(CVID),北韓則主張在達到這樣的條件前,需先承諾自己的體制存續可受保障(CVIG);4月27日的兩韓峰會,文在寅與金正恩只達成「完全非核化」的共識,卻未對美朝間的非核化主張差異,有進一步闡述或尋得交集。

日本站在與美國同樣的基調,目前主張要把CVID放入韓日中共同宣言中,並認為直到落實前,國際制裁都應持續;中國則抱持保守與慎重的立場,北京當局認為,北韓已表露出非核化的善意,比起持續威逼,現階段應視情況,逐步鬆綁對北韓的制裁脅迫。

南韓雖同意北韓應走向CVID,但鑿於先前兩韓峰會,雙方已確立「完全無核化」目標,首爾當局因而認為在韓日中元首峰會時,無必要將CVID放入宣言內容,給平壤當局帶來不必要的刺激。

韓日中三國立場皆有差異,要如何討論解決非核化,就相當棘手。特別是作為「仲裁者」角色的南韓,要如何維持對話局面不破裂,就顯得相當為難。

另外,在兩韓峰會成局的前後,面對北核問題時,中國與日本可能角色被排除掉的可能性,也被相繼提及。

金正恩接掌北韓政權後,朝中關係一段時間陷入冰點,直到近來才因兩韓峰會前,金正恩閃電訪中與習近平會晤,而稍見回暖,但相較金日成霍金正日執政時的朝中關係,仍有極大落差。

在看到文在寅與金正恩會晤,川普接下來也將與金正恩面對面,直接討論北核問題,甚至更進一步發展外交關係,甚至可能只由韓朝美簽訂終戰宣言,這勢必讓作為停戰嫌定當事國的中國,擔憂自己的影響力會遭削減。

因而在目前定型的韓朝美三國個局下,中國可能會更積極地強調4邊(韓朝美中)或6邊會談(韓朝美中日俄)解決北核僵局的重要性,甚至更積極提供對北韓的經濟支援,維持或極大化自己的角色分量。

面臨更嚴峻局面的是日本。東京當局一直要求北韓能切實解決過去綁架日本民眾的問題(拉致事件),調查釐清、並讓受害者歸國,同時也疾呼北韓放棄發射中短程飛彈。

但相較於中朝間,雖然關係陷低點已久,卻仍有過往的外交基礎,能進一步互動,日方則因一直對無法與平壤當局對話,感到憂慮。

中朝關係再怎麼壞,金正恩至少願意踏上中國與習近平會晤;兩韓峰會前,北韓發生在有中國遊客的大型巴士車禍,造成死傷,金正恩探視北韓車禍中國遊客,中國外長王毅也在峰會後,親赴平壤與金正恩見面,相較之下,日本顯得無力許多。

因土地賤售森友學園的風波,安倍在日本國內的聲望持續下探,險些面臨執政危機,所以接下來,他極可能會將心力與資源,投注在解決北核問題與發展日朝關係上。

日本已透過蒙古及瑞典跟北韓接觸;川普向安倍表示,若與金正恩會面,將主動提及北韓綁架事件;文在寅先前也向日方轉達稱「金委員長有隨時與日對話的意志」,雖然日韓間仍有許多矛盾,但文在寅表示希望將日本牽入,共同解決北韓問題。

只是除依靠美國,或要求南韓居中協助,日本能扮演的主導性角色,相形之下弱化許多。安倍若希望積極促進日朝建交或經濟合作,以及解決綁架問題,會不會鬆綁對北韓的制裁,還有答應以北韓保障體制來發展進一步關係,就值得關注,但前提都是,必須與美國緊密確認好立場,才有機會達到。

兩韓峰會後,東北亞局勢出現轉變的可能性,美日中三國,都為發揮自身影響力,尋找與動用一切方法,同北韓接觸。往另一個面向看,其實是北韓耍著諸國團團轉。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