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想想】台大中文談五四精神?遲到了七十年!

友善列印版本

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延燒,台大挺管陣營的主張陸續出爐,時序接近五四,中國近代的五四運動也成為挺管中閔的主張。台大中文系發表聲明,以追求五四運動精神為由,主張弘揚傅斯年校長精神、堅守學術獨立、大學自治、拒絕政治力、捍衛校園自治、鞏固自由民主精神等等,表達台大中文系以五四精神支持管中閔的主張。

本文並不想探討挺管或反管的議題,而是想談台大中文系在五四運動精神的傳承議題。

事實上,台大中文系的五四傳承是斷裂的。提到五四運動,我們就想起五四三人組:許壽裳、喬大壯、臺靜農。

1919年在中國的五四運動,除了口號「外爭國權、內除國賊」之外,也有許多左翼的思想在裡面,只是當時中共還沒成立(中共成立於1921年),所以一開始只有很多同情社會主義的菁英混雜在其中。著名的左翼人士當然就是我們所熟知的陳獨秀、瞿秋白等人。

台灣戰後的五四運動史觀,大多只能就跟著國民政府來的傅斯年、羅家倫脈絡來談,但其實他們都不是影響當時青年最深的人物,影響力遠不如魯迅與陳獨秀等人。

因為冷戰的關係,台灣身處反共陣營台灣自然而然跳過五四運動後的左翼思想,只能將五四運動銜接在胡適身上。但可惜的是,胡適在台灣扛著自由主義大旗也扛得十分艱辛,胡適在1959年《自由中國》事件爆發之際,發表〈容忍與自由〉,這只能算是給國民黨最後的諍言,再來他就無能為力了。

而且,台灣的五四運動左翼傳統,更早就在1948年之後就幾乎斷絕。以台大中文係為例,起先,台大中文系原本是繼承五四以降,左翼思想的基地。台大中文系創立初期,由許壽裳先生擔任第一屆系主任,他是魯迅的至交、同情左翼的學者。然而,許壽裳先生在1948年2月於宿舍遭「竊賊」殺害,兇手行竊殺人的動機十分薄弱,留下一宗懸案。(詳參駱以軍文章

許壽裳的好友,也是魯迅的好友喬大壯先生,原本要接任中文系系主任。但喬大壯因為許壽裳之死,身心俱疲,在11948年返回中國之後,自殺身亡。許壽裳與喬大壯的共同好友臺靜農,接棒出任中文系系主任。臺靜農曾經因左派思想,在中國入獄三次,他也寫過很多精彩的現實主義小說例如《地之子》等等,當然,但台大中文系不會教授學生《地之子》。

或許,因為在內戰期間看見太多悲劇,臺靜農就任系主任後就寄情金石書畫,不再談論時事,安安穩穩地做了二十年的系主任。但或許只有臺靜農內心知道,有些故人早做了骨灰,有些故事也只能深藏在心底了。

臺靜農不談魯迅,台大中文系也再沒有聲音,只談六藝詩酒、只做文壇祭囧。台大中文系在《自由中國》時期沒有聲音,在台大哲學系事件中沒有聲音,在台大自由之愛運動中沒有聲音,在清大獨台會案當然也寂靜無聲。

當然,或許台大中文系師生發現歷史的遲到,要挖掘這一段深埋七十年的悲傷歷史,重新接續斷裂已久的五四精神,這一切都來得及的。我想,真的要訴求五四運動精神,遲到七十年,但都來得及。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