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想想】今年春天,賞一株「剛櫻」便足矣:關於粉絲的旅行隨筆

友善列印版本

當微風吹拂時,同時也將一片片粉嫩的花瓣從枝頭上帶離,被稱為「櫻吹雪」的夢幻一幕,於春日時分日本的各個角落上演著。櫻花的美無庸置疑,從含苞待放的玲瓏巧緻,到燦爛滿開甚至是墜落的那一刻,都顯現出不同的美之姿態,但回歸到最原點,若栽種樹的人有著特別的意義,那麼「花見」行為就不只是單純的例行公事。比如,當你是日本偶像團體KinKi Kids的粉絲,也許無須追逐太多,僅只是賞一株「剛櫻」,便足矣。

所謂的「剛櫻」,並非什麼特殊的櫻花種類,而是KinKi Kids成員堂本剛所栽種的櫻花樹,位於橫濱「港未來」(みなとみらい)地區的街道上。2006年時,堂本剛以「ENDLICHERI☆ENDLICHERI」(虎斑☆恐龍王)的名義進行單獨歌唱活動,於橫濱設立一座特設會場「The ENDLI. WATER TANK」,在此舉行了100場表演,長達半年的時間都在同一座會場,要稱為「駐村」也不為過,和土地的「親密」結合不只憑藉音樂,當時他在會場還種植了3棵櫻花樹,被暱稱為「CHERI櫻」。

時光推移,特設會場早已拆除,建築起高聳俐落的辦公大廈,但街道的連結、記憶與情感仍在,其中一棵櫻花樹後來移植回來,正名為「剛櫻」,每年春季一到便元氣盛放,也成為KinKi Kids的粉絲們心中,最可愛、最親切的潛在賞花名所。

來賞「剛櫻」時,是在一個日光晴朗的三月天。今年東京是暖春,3月17日開花,3月24日便滿開,為1953年統計以來第三早的年份,那天的港未來,綠意早已竄上群樹樹梢,但從遠遠就看見了剛櫻一叢粉嫩地、端端正正地站在那,周遭則有好幾個人駐足於櫻花樹前,開心地拍照留念。不只從穿著風格、配戴吊飾或手提袋是否為演唱會的周邊商品等形於外的特徵,判斷出是不是粉絲之外,凝視櫻花樹的眼神、嘴角勾起的微笑,以及巴不得用相機記錄各種細節的認真,這些從內心漾出來的「愛屋及烏」之情,也都能細細觀察出來。這份明明各知「底細」,卻又不點名說破,沒有交談或交換心得,而是退一步留給彼此空間的體貼,又是一層更有趣的互動關係了。

賞櫻時,若櫻花樹開在河邊,除了櫻吹雪格外浪漫之外,被落花瓣覆蓋的粉色櫻河道也堪稱一幅夢幻絕景,橫濱雖以海景著稱,不過剛櫻周圍都是辦公大樓,可沒有這麼奢侈的景致可看,但退一步觀察四周,倒是有一座造景水池,花瓣吹進池子裡,量雖沒有多到覆蓋其上,卻也在角落緩慢地漂浮、流動,形成一圈粉色的漩渦,可愛又巧緻。落花水面皆文章,人若有情,看世界的方式或許也變得更粉嫩溫柔一些。

日本人愛櫻,惜櫻,已可稱為一種文化性格,優雅卻剛勁、絢爛卻花期短暫,常被拿來作為武士精神的連結。人們各有解讀,也都有屬於櫻花的記憶,堂本剛與櫻花的連結也自有一番故事。2006年2月1日時,他推出了名為《染井吉野》(ソメイヨシノ)的音樂作品,製作靈感源於他的母親,那是某天他與母親一塊賞花時,母親突然對他感嘆道:「不知道還能一起賞多少次花呢」,讓他開始思考人與人之間的相遇、相處、相知、相守最後分離的過程,就如同花季一般,從盛開燦爛到散落飄零都像一場必然與命定。

然而,透過音符與歌詞,堂本剛欲訴說的並非全然是惆悵,更包含一份柔情的祝福,就算終究分離,能懷抱的並非只能是悲傷與消極,在循環的圓圈中,彼此終究會再度相逢,即使下一次花季時身旁的人已不復在,生生不息的生命仍會以各種形式持續地傳遞,明年、後年、年復一年的此時此地,都會再開出一番華美風景。其實,可被稱為「剛櫻」的櫻花樹,還有另一株,雖然腳步得移向奈良縣的西大寺,寺境中有一棵染井吉野櫻,也同樣是由堂本剛種植的。當櫻花、音符、唱歌的人都串聯成一塊,就成為一篇悅耳的故事。而旅行不就是為了要收穫更多的故事嗎?

奈良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都,座落著許多古寺神社,各有神話傳說與歷史來由,也因為堂本剛的故鄉就在這,加上他對佛像古物懷抱著特殊情感,於私(故鄉情)於公(電視節目、雜誌訪談時都常來造訪)都在此留下許多足跡,吸引了大批粉絲慕名而來,旅行踩點。除了西大寺的剛櫻之外,春日大社旁的夫婦大國社裡,牆上裝飾著他親筆寫下的勺子繪馬;東大寺裡有一個「柱子洞」,洞口的大小和大佛的鼻孔一樣大,傳說鑽過去後便能無病消災,不過對粉絲來說更不能錯過的理由,還在於堂本剛以前出外景時也曾經鑽過;被列為世界遺產的藥師寺,也因為曾經是他開過演唱會的舞台所在,至今仍是粉絲的熱門參拜地。

關於人與空間的連結,不僅能汲取快樂,有時也可以作為讓心情平靜與祈緣祝福的「Power Spot」。去年6月,堂本剛被診斷出罹患了突發性失聰,以唱歌跳舞為本業的偶像,最重要的聽覺卻出了狀況,實在是太令人擔心,這時候,粉絲們到底能為自己的偶像做些什麼呢?無能為力,最是沮喪。但從那時候開始,這些與堂本剛有過淵源的神社寺廟裡,一點一滴聚集起祈福與祝福的心意,去年年底前往奈良旅行時,就在藥師寺裡發現了上頭寫著「願 堂本剛 身心安樂」的祈願杯。也許是因為祈願杯擺在窗邊襯著陽光,又也許是文字的力量,知道這世上有人和自己心懸同一個人、同一件事,看著看著就暖和了起來。

「他」不在身邊,但每一步足跡都有「他」存在,甚至還有許多陌生的「旅伴」走過同一條路上,也許就是最溫柔也最浪漫的旅遊方式了。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