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民粹政黨大勝的主因:全民基本收入

友善列印版本

觀光人口近八千萬、移民占總人口將近10%的義大利,今年三月大選,有過半數民眾選擇揮棄民主、投票給高舉「反移民」大旗的右翼民粹政黨,創下歐洲民粹政黨的得票新高;然而,我們可以把這樣的大選結果簡單解讀為義大利民眾「反移民」嗎?本文認為,民粹政黨提出「全民基本收入」的政見,更為貼近民意,才是義大利民粹政黨即將執政的真正原因。

第一,歐洲近年的大選,舉凡荷蘭、法國、捷克、德國、奧地利與義大利,各國中間偏左的民主政黨,支持率皆大幅下滑,目前仍看不到有止跌回升的任何跡象。最新的研究更發現,整個歐洲政治的右傾走向,其實自1980年就已經開始。當然,近年的難民危機,確實將歐洲各國的內政與治安推向臨界點,但左翼學者齊澤克(ZIZEK)則認為,中間偏左政黨背離民眾的原因,其實是政策無力且決策反覆,人民在得不到改變的企盼下,只好拒投或擁抱其他政黨。  

例如德國傳統的中左政黨社民黨(SPD),選後為了是否與梅克爾組閣,共同承擔責任的意向上反覆游移,激起支持者憤怒,支持度更曾下滑到右翼民粹政黨德國另類選擇(AFD)之後。今年秋天舉行的瑞典大選,已形同中左政黨在歐洲執政的保衛戰。

原先在義大利執政的中左政黨民主黨(PD Partito Democratico),選前民調就已經大幅落後,選後更拒絕與任何政黨組閣,在國內外媒體的版面幾乎消音,支持率更是創下創黨以來的新低,在各陣營未能過半的「僵局國會」(hung parliament)成形下,無法做出實質改革的民主黨,未來甚至可能更令人民失望,自義大利的政局逐漸消失。

第二,義大利有悠久的移民移入傳統,分別在1945、1970年,因南斯拉夫領土糾紛、以及過去的殖民地利比亞驅逐義大利人的情形下,都曾有大批移民移入義大利。1980年後,因義大利經濟的成長、人口老化與勞動力萎縮等原因,再次成為巨大的人口磁鐵,目前總人口超過六千萬的義大利,有近10%的移民。不過相較於已開發國家的人口組成,義大利移民比例仍明顯低於其餘先進國家。

儘管「反移民」作為一個被政治動員的主要政見,成為近年歐洲選戰攻防的炒作焦點,但移民更多的其他歐洲國家,卻沒有一個民粹政黨,可以靠著操作「反移民」就得到超過半數民眾的支持,所以移民並不是導致歐洲民主崩潰的主因。

據2008年粗估,義大利境內的非法移民數量已達50萬人,另據聯合國統計2014至2016年,南義大利邊界的非法跨境人數超越50萬。同樣地,試圖在今年年初非法跨境進入南義大利的人數,逼近5000人,相較其他邊界,南義大利是非法跨境最多的地區,顯見非法移民是義大利的嚴重問題。

然而,身為非洲移民首例,代表右翼民粹聯盟黨(Leaque北方聯盟)進軍上議院,兼聯盟黨移民政策發言人的奈及利亞籍議員Toni Iwobi,除了在競選期間使用「停止入侵」當作口號,在如何落實「反移民」政策的回應上,加速遣返「移民」、重新與歐盟協商地中海的「移民」收容員額、以及制約違反規定的「移民」撤回福利,其實都是針對「難民」與「非法移民」的老調重彈,更證明打出義大利人優先、反移民的虛假旗號,只為獲取政治利益,並無任何「反移民」的創見。

第三,儘管義大利的平均家戶所得仍有成長,但逐年增長的貧窮人口已達1200萬(月收入700歐元以下,約臺幣25000元),占總人口比例的20%。另從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 )來看,義大利的貧富差距遠高於歐洲平均,再加上超過10%的整體失業率、職缺充斥短期約聘雇、職場性別歧視,在理想與現實落差過大的情形下,義大利人瀰漫著濃厚的相對剝奪感,且普遍對政府失望。

因此,提出全民基本收入780歐元(UBI 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政見,加上「反移民」議題的操作,以及推動綠色經濟、政府資訊公開等主張,讓民粹政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得以在選舉中一支獨秀,無畏其餘政黨的結盟抗衡。

五星運動於2016年夏季,在義大利托斯卡尼(Tuscany)海濱城市livorno,提供100個最貧困家庭每個月約500歐元的基本收入,在試辦半年後再擴大100個家庭,儘管檢討報告仍未出爐,但包含那不勒斯(Naples)在內的許多城市,都有意願比照辦理,且五星運動在各大城市宣傳不遺餘力,一路延燒到大選。

全民基本收入780歐元的政見,不僅衝擊選情,更逼迫貝魯斯柯尼的前進黨提出全民基本收入1000歐元,也讓民主黨提出調漲最低薪資的政見因應。對於貧窮人口、失業者眾的義大利而言,五星運動「有感政見」的提出,更突顯民主黨執政多年顯然沒接地氣,忽略失業者及約聘雇勞工根本無法加薪。選後,儘管五星運動仍在協商組閣,但已有民眾在南義大利排隊登記全民基本收入的傳聞,顯見民眾的期待。

選後分析無情地顯示,由左翼民主黨及其他小黨合組而成的民主黨(PD),遭到不分年齡、性別、地區、教育程度的選民全面遺棄。儘管超過半數民眾群起支持的民粹政黨,在路線與政策細節上仍有差異,現階段仍在協商聯合政府的組成,但面對困局不減反增的局勢,民主黨選擇在野,拒絕民粹政黨合作的提議。

前總理倫齊的故鄉佛羅倫斯、左翼「紅色之都」波隆那,是民主黨僅存的優勢選區,如何轉守為攻,守護義大利「文藝復興」的最後堡壘,考驗著信奉民主的義大利選民。但丁曾說「意志若是屈從,不論是程度如何,它都是幫助了暴力」,也許積極組黨結合其餘勢力重新出發,不啻為守護義大利民主的第一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