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想想】「性騷擾」還是「假新聞」?韓國川普與電視台對幹 (上)

友善列印版本

2018年進入第2個月,南韓政壇上演史無前例的黨魁公開與媒體對槓的血淋淋劇碼。這天,最大在野黨─保守派的自由韓國黨,舉行組織委員長任命儀式,各家主要媒體在開場前,都卡好位,準備錄影與採訪。

行事風格強悍、且「狂言」盡出,被封為「南韓版川普」,但在去年總統大選落敗的前候選人洪準杓,重新當上黨代表(黨魁)已好一段時間;他臉色凝重地走入會場,第一句話,就讓在場許多人繃緊神經。

「把MBN麥克風拿掉!」洪準杓用手指著,語帶不滿地對幕僚說道。

之後,他公開表示:「從今天起,禁止MBN出入黨部,麥克風標誌(台徽)也撤掉。弄虛偽報導的電視台,我不會答應讓他們來採訪的。」

「先讓MBN都撤掉!我們不接受他們採訪!記者請撤離!我們不給你們採訪!」

「以後不讓MBN進出黨部,現在不能讓他們這樣下去了。」

而在臉書上,洪準杓更寫道:「現在『假新聞』不只在網路社群上氾濫,連有線綜合頻道也充斥著。我再也無法容忍,今天起自由韓國黨宣布要與『假新聞』開戰。」

究竟什麼事,讓最大在野黨黨魁如此憤怒,公開對媒體宣戰?而所謂「假新聞」究竟又是什麼呢?

近來,南韓一名原本任職首爾的女檢察官徐智賢,先後在檢調內部網絡留言板和JTBC電視台的新聞直播上,披露自己在2010年的一場喪禮上,遭法務部一名幹部撫摸臀部騷擾。

根據徐檢察官說法,當時包括法務部長與許多人都目睹一切,卻悶不吭聲;而她本人試圖向內部申訴討回公道,卻無故被調職到偏鄉。

多次反映問題與試圖尋求救濟未果後,徐檢察官決定公開自己經歷,更披露還有女同事遭強暴,引發譁然;南韓社會興起一波「我也是」(Me, too!)運動,越來越多人出面哭訴自己同樣遭性騷擾,呼籲各界予以關心與團結一致,抵制「鹹豬手」;而南韓法務部與檢方也決定對徐檢察官的案子,啟動調查。

而從去年下半年起,自由韓國黨內部因為路線問題處於內鬨。原本被歸類於「親洪」人馬的自由韓國黨最高委員柳汝諧,與洪準杓發稱衝突而決裂。

法律系教授出身的柳汝諧,以爭議發言聞名,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去年底浦項發生地震造成民眾恐慌當下,擔任自由韓國黨發言人的柳汝諧,在黨內的公開發言,透過電視新聞播送出來:

「這次浦項地震,是老天對文在寅政府的嚴峻警告,要他小心;文在寅總統似乎不能再視若無睹下去了!」

此話迅速引起爭議,對新政府提不出具體政策建言和批判,只一味拿「超自然」話語揶揄嘲諷,讓丟失政權的自由韓國黨,持續遭受輿論撻伐;但如此大砲發言,讓柳汝諧獲廣泛關注,許多人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在網上追蹤她的動態,因為風格與黨魁近似,媒體界甚至以「女版洪準杓」來稱呼她。

只是,原本與洪準杓甚為親近的柳汝諧,針對要不要將朴槿惠與親朴派系議員開除黨籍等問題,和洪準杓針鋒相對;柳甚至公開指責黨內,為了要阻擋她參選首爾市長,而故意把她的地方組織主管職位給拔除,柳汝諧甚至痛批洪準杓正在把韓國黨給「私有化」。

唐突言行,為黨內引來許多不必要爭端,讓同樣身為「大砲」的洪準杓感到負擔,之後洪準杓也對柳汝矣予以反擊。

他在公開場合批評柳汝詣不斷亂放話,為黨帶來許多困擾:「現在在入口網站上,只有辱罵本黨的『心理變態患者』的話,登在新聞報導上…」

不久,洪準杓更在臉書上寫道:「『我現在沒空聽酒店的倒酒小姐抱怨。』…這是某位黨職人員說的話,現在自由韓國黨要重新開始,脫胎換骨成為為中產階級民眾發聲的政黨。」最後,在黨內倫理委員會表決下,柳汝詣被以「行動突出」與「散布謠言」為由,開除黨籍。

而在「我也是」運動迅速蔓延開來的這當下,被韓國黨除名的柳汝諧,透過臉書直播,主張自己過去也遭性騷擾,並將矛頭指向洪準杓。

在去年底的記者座談會上,洪準杓面對主流媒體對韓國黨的不友善報導和批判,公開說道:「出入我們黨內的記者,不要只看他人的片面主張就寫進報導…『要性侵害也要找值得性侵的人啊』…」

時隔一個月,柳汝諧重提這段發言,並批判道:「洪準杓過去把女生稱作是『酒女』,這就是性騷擾;不僅如此,他本人還說自己不是被會被性騷擾的對象,講這種話就是性騷擾了。」

此話一出,有線的MBN電視台,立刻2月2日在早上,於網上刊載即時新聞,並且下標:「柳汝諧也加入Me, too行列?『我多年來受洪準杓性騷擾』」。

洪準杓見到報導,立刻在臉書上反嗆:「去年4月大選時期,柳委員出演電視節目時,我才認識她,電視台怎能報導成我多年來性騷擾她呢?」盛怒之下,洪準杓即刻宣布拒絕讓MBN的採訪記者,出入黨內。

但這閃電舉動,再次引發連串爭執衝突。

關鍵字: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