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想想】「便便」也能寓教於樂?抓住胡鬧心態的另類教學法

友善列印版本

「讓孩子們快樂學習」一直都是教學的憧憬與理想,但如何要讓這句話不淪為slogan,可得多花心思再三考量,2017年時,有日本出版社推出了一套名為《便便漢字練習簿》(うんこ漢字ドリル)的漢字教材,可說是風靡日本小學生界,從去年3月發售至今,這系列一共6本的叢書,累積了280萬以上的銷量,要說是「學習叢書的革命」,也不為過。這套主打「日本第一愉快的漢字教材」,從成績與話題度來看,著實狠狠抓住了孩子們的心。

如果孩子們「便便」、「大便」地亂喊時,大多數的大人可能都會制止,斥責說「講話不可以那麼『髒』」,姑且不論這個「髒」是物理上的意涵,還是心理上的評斷,這些字眼對孩子們而言,就如同魔法一般,一提起就想笑,念一念就情緒高漲。而抓住這種難以解釋的心態,把它融入教學當中,把「深愛大便字眼」這種無意義的無聊,(小時候總有過那段明明沒有任何意思但只想大便大便亂喊的時光吧?)與「努力學習漢字」這種有意義的無聊(唸書有時候是真的很無聊對吧?)做出意外的結合,就打造出了《便便漢字練習簿》。

《便便漢字練習簿》的背後,有兩位推手。一位是出版了該練習簿的文響社社長山本周嗣,另一位則是作為編劇、影像導演同時也是「大便川柳」詩人的古屋雄作。山本周嗣曾任職於控股公司雷曼兄弟,2010年時創立了文響社,主要以出版自我啟發叢書為主,有推出「便便教材」的想法,是因為他想起了自己的朋友古屋雄作在創作「大便川柳」這件事。

川柳是一種日本詩的類型,形式上必須遵守5、7、5的音節,但居然胡鬧地把大便和詩結合,讓山本靈光一閃,如果把這種小學生也能輕易接受的笑點,跟學習組合起來的話,搞不好很有趣呢,便向古屋提出了點子。作為編劇、影像導演同時也是「大便川柳」詩人的古屋雄作,其實在2003年開始,就在個人網站上,陸續發表了獨創的大便川柳,當累積了約1,000則時,他便整理整理欲拿去出版社投稿,不過可想而知,當然是失敗了。如今,他的夢想以另一種形式實踐,練習簿中的例句,都出自古屋雄作之手。

《便便漢字練習簿》看似很胡鬧,其實還是謹慎地進行策劃與製作的。日本小學生在畢業之前的必學漢字有1,006個,而每個漢字舉出3條例句,總共3,018句和便便有關的笑點,分佈在6本以年級來分冊的系列叢書中,像是「從『北』國來了一位對便便很了解的轉學生」、「大便是比大家想像中更為『尊』貴的東西」、「在颱『風』天,有很多很多大便都被吹飛起來了」(以上例文中的「『』」中的文字,即是欲讓小學生們學習的漢字)等例句,都出現在練習簿上,雖看似沒什麼重點,甚至有些牽強,卻能每每逗得小學生哈哈大笑。

不過,例文不只是隨便寫寫而已,「學習」仍是藏在背後的最重要核心。古屋在編寫時,堅持著一些原則,像是他會避開「食用」、「臭」等,如果用想像會具體地感覺到噁心的形容,也不會特別刻意描寫大便「骯髒」的概念,反而會用「如同春色一般的便便」偏抽象的寫法,讓小學生們與其糾結於現實面,擴展更多想像的空間。同時,他也會避免寫出可能被拿來「霸凌」或模仿的例句,像他就不會把「在朋友的包包裡放大便」這類的句子放在練習簿中,與其要寫「看到你的便便就覺得好噁心」,不如寫「多虧了看見你的便便,我變得充滿活力」......好吧,最後舉的例子也許有點太過了。但古屋欲傳達的概念是,與其消極負面,不如積極正面得好,畢竟胡鬧式學習法,奠基於激起動力的笑點,而非用來欺負他人的訕笑哽。

《便便漢字練習簿》的企劃從2015開始進行,經過反覆的修改與確認,出版前還拿到補習班讓學生們「試用」測試效果,才在2017年3月推出。只要加上「便便」這個魔法字眼,歡笑之間學習意願也增加,而以「學習」作為合理化的原因,可以把「便便」、「大便」大大方方地亂喊出聲,更讓小學生們充分感受到「解放感」,沈迷度再升級,練習簿出版約3個月,就突破200萬本以上的銷量,甚至在2017年時入圍了流行語大賞,要說是引發社會現象的巨大風潮,也未言過其實。

造成風潮就有商機,不只《便便漢字練習簿》,許多衍生商品也陸續推出,去年池袋推出過限定咖啡店,販售了以練習簿中的吉祥物角色「便便老師」為設計概念的餐點,便便漢字「紙上大富翁」版本成為去年聖誕節禮物的幽默選項,2018年1月還有糖果公司推出了便便老師軟糖,這些市售的商品因為造型可愛、易入手又多了惡搞感,被勾起興趣的客群又再增加。

因為某些原因加上好奇心,我購買了便便漢字的紙上大富翁遊戲,顧名思義,玩法就是便便漢字練習簿的大富翁遊戲版本,每個棋子代表一位玩家(棋子的造型自然是便便),透過骰子來決定步數,同時進行抽牌。每張牌上都有要學習的漢字與例句,停留的格子則可能有一些任務要達成,比如用屁股寫出手上其中一張牌的漢字,或是在五秒內念完三遍便便例句,還有用唱歌的方式唱出例句等。平心而論,作為一名大人,一邊玩也是覺得有些尷尬,但身為一個語言學習者,透過雙關、擬聲詞以及不斷想吐槽「到底在說些什麼啊」的歡樂例句,還是讓人覺得輕鬆又可愛,成為大人後無法輕易在公共場合說出的字眼,可以大聲地念出來,也是另一種小叛逆的痛快了。

《便便漢字練習簿》當然不是100%的好評,仍有人覺得這份胡鬧過了頭,學習效果也不見多有成效,但面對每一種學習方式的接受度與吸收度,本就因人而異,但只要勾起了興趣,引發出想要探索之心,就是一種成功了,畢竟孩子們不僅總能自己找出樂趣,也往往能夠發掘出屬於自己的成長出路。《便便漢字練習簿》讓人知道「快樂學習」不只是口號,而巧思的起點,亦往往藏匿在最意想不到之處。

關鍵字: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