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青蛙樂園》:青蛙三戒

友善列印版本

往前閱讀:【書摘】《青蛙樂園》:「只是愛好和平──就不會有敵人來了嗎?」

「那帕吉」的青蛙三戒:

一、要相信青蛙。

二、不與青蛙鬥爭。 

三、不要擁有鬥爭的力量。

「你犯了一個嚴重錯誤,就是覺得對方可能是『凶狠的』,在我看來,所有人都是善良的。」

然而,某一天卻發生了一件撼動那帕吉和平的事件。那天中午,南方的懸崖傳來慘叫聲。

在那帕吉聽見慘叫聲是非常稀奇的事,許多大感驚訝的青蛙們前往南方懸崖
一探究竟。蘇格拉底和羅伯特也一樣,往南方懸崖去了。
懸崖上,有一隻老土蛙腳軟跌坐在地,驚駭得瑟瑟發抖。
「發生了什麼事?」
聚集而來的青蛙七嘴八舌地問道,老土蛙用顫抖的手指向懸崖邊緣。
「牛蛙爬上那個懸崖了!」
「你說什麼?」
不過,他們並沒有看見牛蛙的身影。
「那裡沒有你說的牛蛙啊。」
「我一大叫,他就爬下懸崖了。」
幾隻土蛙走近懸崖邊緣調查地面,發現長在崖緣的車前草葉片濕濕的。
「好像有南方沼澤的臭味。」
一隻聞嗅到水滴氣味的土蛙說道。尖叫聲開始在土蛙之間此起彼落。南方沼
澤的水滴落在葉片上,表示牛蛙真的爬上了懸崖。所有土蛙都知道牛蛙有多麼
凶殘,若牛蛙真的爬上了懸崖,在那帕吉可不是鬧著玩的。
恐慌在土蛙們之間蔓延開來。
此時,土蛙們身後傳來一個宏亮的聲音:「不要慌張!」所有青蛙都回過頭
去,看見一隻肥胖的青蛙──是戴柏萊克。
「不可以為了這種事自亂陣腳。」
戴柏萊克邊說邊走近懸崖邊緣,然後趴在地上,嗅聞車前草葉片上水滴的氣
味。然後,他點了幾下頭,站了起來。
「這不是南方沼澤的味道。」戴柏萊克向青蛙們大聲宣告。「各位不用擔心,
牛蛙並沒有爬上這座懸崖。」
聽到全那帕吉最博學多聞的戴柏萊克的話之後,每一隻青蛙臉上都浮現安心
的表情。
於是,青蛙們開始譴責聲稱看見了牛蛙的老土蛙。
「你睡傻了嗎?」
「這個玩笑開得太過火了吧?」
千夫所指的老土蛙堅稱:「我真的看到了!」然而,戴柏萊克卻怒斥他:「不
要再胡說八道!」最後,他也只能摸摸鼻子閉上嘴。
這場騷動終於平息後,青蛙們又三三兩兩地回到喜歡的水池,這時候,有一
隻體型格外魁梧的土蛙走向懸崖邊緣。蘇格拉底第一次看到如此巨大的土蛙。
那隻土蛙嗅聞滴落在車前草葉片上的水滴後說道:
「這是南方沼澤的氣味,錯不了。」
聽到這句話之後,恐懼再次爬滿了青蛙們的臉。
「漢尼拔,你不要隨便造謠!」
戴柏萊克怒斥身材魁梧的青蛙。
那隻名為「漢尼拔」的青蛙沉穩地回答。
「我去過南方沼澤很多次。滴在這草上的水就是南方沼澤的水沒錯。」
戴柏萊克對他的回答一時語塞,但隨即反駁。
「即使那是南方沼澤的水,也不能當成牛蛙來過這裡的證據。也有可能是蟲
子或是什麼把水帶來這裡,不,一定是這樣子的吧。」
戴柏萊克和漢尼拔周圍的青蛙們齊聲說:「就是說啊!」
「那隻青蛙也說了自己看見了牛蛙,不是嗎?」
漢尼拔指向老土蛙。
「他看到的是幻覺吧?現在這裡沒有牛蛙,所以應該沒有人可以說牛蛙出現
過。」
「你說得沒錯,但也有可能牛蛙曾在這裡過。」
漢尼拔一說完,青蛙們又開始陷入了恐慌。戴柏萊克馬上就察覺到青蛙們的
躁動不安,轉身面對他們說道。
「漢尼拔希望引起紛爭,所以才會說出那種話。各位,千萬不要被這種青蛙
的謊言困惑。漢尼拔和我戴柏萊克,大家要相信誰說的話呢?」
青蛙們齊聲高呼:「戴柏萊克!」
戴柏萊克滿意地點頭。
此時,一隻青蛙忽然大喊:「漢尼拔,滾回去!」接著,其他青蛙也開始附
和,最後變成大合唱。
「漢尼拔,滾回去!漢尼拔,滾回去!」
漢尼拔對噓聲充耳不聞,再次蹲下,嗅聞了草上的水滴氣味。然後站起來,
不發一語離開了懸崖。
戴柏萊克向青蛙們說道。
「結果什麼事也沒發生,那帕吉還是一如往常的和平。好了,大家解散,各
位回去自己的家吧。」
聽到戴柏萊克的話,青蛙們才安心地成群結隊離開了懸崖。

「保護自己就是違反『三戒』,要處死!」

兩隻雨蛙走在岩山腳下時,驀然發現漢尼拔的身影。漢尼拔身旁還有兩隻土
蛙。三隻土蛙在岩石上,背對著他們正在鍛鍊身體。
「漢尼拔?」
蘇格拉底叫了漢尼拔的名字,三隻土蛙便停止運動,轉過頭來。
「你們是最近來到那帕吉的雨蛙對吧?」
蘇格拉底和羅伯特對漢尼拔回答:「是的。」然後報上自己的名字。漢尼拔的
弟弟們也做了自我介紹。
「我是漢尼拔的弟弟,瓦古魯拉。」
「我是古亞斯雷伊。」
漢尼拔的兩個弟弟跟他一樣身材健碩。
「你們找我有什麼事?」
漢尼拔問道。
「今天中午過後,你說牛蛙爬上了南方懸崖對吧。」
「對,因為草上有南方沼澤的水。那些是南方沼澤的水,鐵定不會錯。」
「為什麼你可以如此斷言?」
「因為我去過南方沼澤很多次。」
「為什麼?」
「牛蛙是非常危險的青蛙,我們隨時都在監視著他們,所以才會去南方沼澤
很多次。」
瓦古魯拉以及古亞斯雷伊也點頭附和。
漢尼拔看起來不像在說謊,而且說謊對他來說也沒有好處。然而,蘇格拉底
也想不到戴柏萊克說謊的理由,他已經不知道說真話的究竟是誰。
不過,讓蘇格拉底更驚訝的是,漢尼拔兄弟似乎打破了三戒的第一條──
「要相信青蛙」的戒律。
他鼓起勇氣開口問道。
「你們不相信青蛙嗎?」
漢尼拔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反問蘇格拉底:
「你能夠無條件地相信所有青蛙嗎?」
蘇格拉底瞬間語塞,但他身旁的羅伯特卻用堅定的語氣回答:「『相信』是一
個非常美好的行為。」
漢尼拔看向羅伯特。
「每次遇到青蛙對我這麼說的時候,我都會問一句話──既然如此,你要不
要立刻動身前往南方沼澤去解救被牛蛙吃掉的青蛙?」
「這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
漢尼拔苦笑著說:「每個人都說同樣的話。」
「你們兄弟為什麼要監視牛蛙呢?」
蘇格拉底問道。
「我們天生體型壯碩,力大無窮,雖然比牛蛙矮小,但絕對不會打輸他們。」
蘇格拉底打量漢尼拔三兄弟,不禁讚嘆他們手腳的肌肉。
「而且我們的耳力和眼力都很好。」
瓦古魯拉用平淡的語氣說道,不過,聽起來並非在炫耀。
「已經過世的父親從以前就對我們耳提面命。」古亞斯雷伊說道。「他說:『將
來有一天牛蛙群起攻擊這個國家時,你們要捨身而戰。』」
他的話讓蘇格拉底大吃一驚,因為這句話是很明確打破了「三戒」的第二條
戒律──「不與青蛙鬥爭」。
「實際上,你們和牛蛙戰鬥過嗎?」
羅伯特問道。
「沒有,因為那帕吉禁止戰鬥。」
漢尼拔回答。
「既然如此,你們豈不是不能戰鬥?」
「不過,若不訴諸武力,同伴就會喪命的時候,我們就會戰鬥。」
「但是,打破三戒會受到很嚴厲的懲罰吧?」
「沒錯。」
漢尼拔說道,兩個弟弟也默默地點頭。蘇格拉底從他們平淡回答的身影可以
感覺到他們的真誠。
「打破三戒會發生什麼事?」
「到時候,我們恐怕會被處以絞刑──被吊在樹枝上絞死示眾。」
漢尼拔指向眼前的無花果樹說道。蘇格拉底想像被吊死在樹枝上的青蛙,不
禁害怕得打哆嗦。
「即使知道會被吊死,你們也要戰鬥嗎?」
「因為那是父親的教誨。」
漢尼拔笑容滿面地回答,讓蘇格拉底聽了不禁心頭一熱。
「我祈禱永遠不要發生那種事。」
「謝謝。但是,聽到旅行的青蛙對我這麼說,心情很複雜。其實,希望對我
說這種話的是那帕吉的青蛙呢。我們在這個國家就像過街老鼠,沒有青蛙理解
我們。」
如此說道的漢尼拔,第一次露出些許寂寥的微笑。

「打個比方,你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只做過一次壞事, 你就必須永遠不停地道歉嗎?」

「各位,今天在那帕吉發生了一件非比尋常的事──普羅米修斯元老提議讓
漢尼拔去攻擊牛蛙,這很明顯的是違反三戒的行為。普羅米修斯打算協助漢尼
拔去殺死更多的青蛙。」
聚集在蓮花沼澤的青蛙們開始騷動。
「我們可以容許這種天理不容的事發生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無論如何,
我們都必須撤銷普羅米修斯的提案!」
青蛙們不約而同地用力鼓掌。
這時候,一隻土蛙開口了:「我有不同的看法。」所有土蛙都注視著那隻土
蛙。開口的是一隻年輕土蛙,不過,不是先前和戴柏萊克唱反調的那隻。
「普羅米修斯先生非常認真思考該如何保護那帕吉,不是嗎?」
「你說什麼?」戴柏萊克怒瞪著他。
「我認為他想要保護那帕吉避免受到牛蛙的攻擊,不是嗎?」
「很有可能就像他說的一樣。」幾隻青蛙說道。
戴柏萊克的臉因憤怒而漲紅。
「你們想要引起戰爭嗎?」戴柏萊克怒吼。「想要和牛蛙戰爭,把這個國家搞
得面目全非嗎?企圖違反三戒的青蛙就是那帕吉的敵人!」
「對不起,我一點也不希望戰爭發生。我說這些話,是因為我認為普羅米修
斯先生反而是一直都在思考避免戰爭爆發的方法。」
年輕土蛙似乎略微畏懼於戴柏萊克劍拔弩張的氣勢,但是,戴柏萊克不願意
輕易饒過他。
「像你這種乳臭未乾的臭小子,也敢跟堂堂戴柏萊克頂嘴?我絕對不會輕易
放過你。想要讓你這類的消失在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是易於反掌!」
戴柏萊克用低沉的聲音威嚇。蘇格拉底回想起戴柏萊克之前也說過同樣的
話。
年輕土蛙連忙道歉:「我不會再說了,請原諒我!」
戴柏萊克環顧四周後大聲說:「剛才說他的話有道理的是誰?」沒有青蛙站出
來承認。但這時候,幾隻青蛙忽然叫嚷著指控:「是他!」
仔細一看,發現有幾隻青蛙正在被一大群青蛙圍毆。
「他們是三戒的敵人,換句話說,就是那帕吉的敵人。不可輕易饒恕他們。」
戴柏萊克說道。
最後,幾隻青蛙被轟出了集會場。
蘇格拉底見狀不禁心想,戴柏萊克擁有了可怕的權力,一旦惹怒他就無法在
這個國家生存下去──
戴柏萊克再次開始高談闊論。
「普羅米修斯犯下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那就是以『牛蛙是凶狠的青蛙』為前
提來論述。我對牛蛙瞭若指掌,他們是非常友好和善良的青蛙。」
蘇格拉底對這句話抱持著很大的疑問,因為他從來不認為牛蛙是非常友好和
善良的青蛙,同時也回想起戴柏萊克看到牛蛙時嚇得發抖的樣子。
戴柏萊克用更大的聲音說道。
「很久以前,那帕吉的青蛙殘殺了大量的牛蛙,且吃掉了他們,應該受到譴
責的是我們。」
四周的青蛙們聽完這席話各個惴惴不安。
「來吧,各位,想起『謝罪之歌』吧!」
戴柏萊克開始高歌。
我們天生是罪孽深重的青蛙,
一切罪過皆在我身,
來吧,大家一起謝罪吧。
所有青蛙也一起合唱。
唱完歌後,蘇格拉底小聲問羅伯特。
「身體矮小的土蛙殘殺大量牛蛙,還吃掉他們,這是真的嗎?土蛙辦得到這
種事嗎?」
「蘿菈說過戴柏萊克不會說謊。」
羅伯特答道。
蘇格拉底再問身旁的土蛙:「你們土蛙曾經殘殺大量牛蛙,還吃掉他們,是
真的嗎?」那隻土蛙回答蘇格拉底:「是啊,很遺憾,這件事是真的。」
他身旁的土蛙也說:「那是我們那帕吉的國民犯下的重罪之一。」
蘇格拉底有禮地向兩隻土蛙道謝後便離開集會場。
「我越來越糊塗了。」蘇格拉底說道。「那帕吉的青蛙們,真的是本性很殘忍
的青蛙嗎?」
「鐵定錯不了。」羅伯特說道。「所以才需要用三戒來壓抑凶殘的本性。如果
撤除掉這道束縛,那帕吉的青蛙就會殘殺大量的青蛙。所以加爾狄昂、戴柏萊
克和麥克才會反對。」
羅伯特繼續對深思中的蘇格拉底說道。
「普羅米修斯是一隻危險的青蛙,他企圖把那帕吉的青蛙變回像以前一樣凶
殘的青蛙。」
「真的嗎?可是我覺得那帕吉的青蛙看起來不像本性凶殘的青蛙。」
「不可以用外表來評斷青蛙。」
聽到羅伯特這句話,蘇格拉底不禁苦笑。
「不然我們去問漢得雷多,你覺得怎麼樣?」
「去問那個討厭鬼?」
羅伯特看起來不太想去,但也沒有反對。
於是兩隻雨蛙前往漢得雷多棲息的北方洞穴。
洞穴的入口還是一樣散落著吃剩的食物和垃圾。他們在洞穴入口呼喊漢得雷
多,不一會兒,漢得雷多便一臉厭煩地現身洞口。
「又是你們這兩隻雨蛙。找我有什麼事?」
索克德拉告訴漢得雷多不久前戴柏萊克所說的「那帕吉的青蛙曾經殘殺過大
量牛蛙」此事,想向他確認真偽。
「哦,那件事啊。」漢得雷多一臉不耐煩。「那是牛蛙到處散布的謠言,事到
如今,已經擴及全世界。」
「你的意思是,他們說的是事實嗎?」
「怎麼可能是事實?牛蛙是天生的騙子。」
「真的嗎?」
「而且──」漢得雷多說道。「散布這些謊言的就是戴柏萊克。」
蘇格拉底和羅伯特不禁大吃一驚。
「過去牛蛙的確和那帕吉戰爭過。當時牛蛙就曾經到處散布那個謠言,不過
當然沒有任何青蛙相信他們,因為全部都是謊言。然而,戰爭結束的幾年後,
戴柏萊克卻開始大肆宣傳,說我們土蛙殘殺了大量牛蛙,還吃掉他們。戴柏萊
克每天都在集會上重複這些話,久而久之,那帕吉的青蛙就也以為他所說的是
事實。」
「為什麼⋯⋯戴柏萊克要那麼做?」
「我怎麼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我知道戴柏萊克最喜歡說那帕吉的壞話,
只要能貶低那帕吉的青蛙,再荒謬的謊言他都說得出口。而且這些謊言不只向
那帕吉的青蛙散布,還對外大肆宣揚。到處散播謠言,說那帕吉的青蛙以前把
許多遠遠國的雌青蛙抓來當奴隸,且狠狠地凌虐了她們。」
蘇格拉底聽了不禁一陣愕然。
「丟臉的是,善良的那帕吉青蛙不疑有他地相信了戴柏萊克的謊言。特別是
參加戴柏萊克的集會的青蛙都對他死心蹋地。」
「不過,就算戴柏萊克每天都在集會上對大家洗腦,如果說不是事實的話,
大家應該不會那麼輕易地相信他才對啊。」
「這都要怪那首『謝罪之歌』。那帕吉的青蛙們從出生就聽這首歌長大,所以
一直認為自己的祖先做了世界上最糟的壞事。再加上每天聽戴柏萊克的妖言惑
眾,自然而然地就相信他所說的話。更甚者,戴柏萊克還被譽為全那帕吉最博
學多聞的青蛙,所有青蛙都認為他絕對不會說謊。他明明是個大騙子!」
漢得雷多氣憤地說。
「那帕吉的青蛙的缺點就是善良過頭,太過相信青蛙所說的話,不過⋯⋯我
說的話卻沒有青蛙願意相信。」
漢得雷多說完後放聲大笑。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