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化:臺灣未來40年政治、經濟與社會的衝突來源

友善列印版本

本文為究竟出版《未來年表》一書推薦文,經授權轉載。

「人口老化」(population aging)是「人口轉型」(population transformation)的必然結果。所謂人口轉型,就是人口由高出生、高死亡轉到低出生、低死亡的過程。因為死亡率先下降,而生育率要到一至兩個世代之後才下降,因此這期間會累積一大群人。當他們還是年輕的勞動人口時,就有所謂「人口紅利」;但當他們老化退休後,接下來的卻是生育率節節下降的世代,因此老年人口對年輕人口比例上升,遂造成老化現象。

老化雖是所有社會的普遍現象,但臺灣的特點是「老化速度特別快」。臺灣目前的扶養比處於歷史低點(34%~36%),遠低於日本(64%左右)。但到了2060年,卻將迎頭趕上,與日本老化情況一模一樣。因此,日本的景況不但是臺灣未來重要的參考依據,而且臺灣能應變的時間是更為短促的。

許多人都把老化的問題簡化成孩子生太少,所以創造出一個「少子化」的名詞。事實上老化在各方面的衝擊遠大於鼓勵生小孩、給育兒津貼與公托等養育議題。《未來年表》這本書的主要貢獻就在於告訴讀者,當老年人口的比例逐漸增大時,將產生各種什麼樣的衝擊,例如國防、治安、防災與醫療急救機能的下滑;而生活機能的下滑,導致年輕人口往都市集中;鄉鎮政府無法負擔養老的公共職能,更將帶動老年人移往都市,半數鄉鎮自治體將消滅,而東京則成為「醫療與照護地獄」,國土與交通必須重新規畫,家庭制度也因為無法負擔雙重照護不得不重組。

過去臺灣忽視老化的衝擊(呼口號、發津貼的政策不算),主要是許多重要因素造成。首先,1960年代開始的家庭計畫,使得「優生」的價值深入人心。其次,2000年之後的選舉政治讓政治社會欠缺長遠規畫的意願與能力;直到今天,民進黨黨綱第4款第6條仍然是「減低生育率」(編註),直接繼承國民黨威權時代的「優生」家庭計畫觀念。最後則是臺灣公民社會欠缺「孩子是公共財」的概念。孩子是自己的,也就是說,別人家的孩子就不願花錢照顧,結果是支撐老化社會的年輕世代集體萎縮。

老化是臺灣未來40年最重要的政治、社會與經濟變遷因素。以目前臺灣政府治理失能的程度,可預見的是與老化相關的服務,將通過商品化的市場服務與民眾的自力救濟來提供,這將進一步導致福利供給的「社會階層化」。現在30歲以下的年輕人終生將籠罩在老化的幽靈之下,這一困境也將成為臺灣未來40年的政治、社會與經濟的衝突來源。至於要了解有哪些可能的衝突場景,就先來讀讀《未來年表》這本書吧!

編註: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已在2017年民進黨全代會指示,台灣外部和內部環境已有改變,民進黨有必要形成新的論述,因應台灣社會變化。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