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正義:「波士尼亞屠夫」穆拉迪奇判刑確定

友善列印版本

11月22日,聯合國成立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於荷蘭海牙的總部,宣判「波士尼亞屠夫穆拉迪奇」──曾在波赫戰爭期間,犯下種族滅絕、違反人道與戰爭罪的塞族共和國將軍穆拉迪奇(Ratko Mladić)──終身監禁。

歸根結柢,這場奪走20萬條人命的波赫戰爭,源自於民族和宗教差異。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簡稱波赫,Bosna i Hercegovina)原為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六個加盟共和國之一。信仰東正教的塞爾維亞人、信仰天主教的克羅埃西亞人和信仰伊斯蘭教的波士尼亞穆斯林人是境內人數最多的三個民族。由於歷史因素,各民族之間一直存在著民族隔閡、宗教矛盾等衝突。但二次大戰後,在狄托(Josip Broz Tito)領導的南共盟威權統治下,衝突暫時得到了壓抑。但1980年代後,隨著狄托去世,以及接下來的東歐劇變和蘇聯解體的影響下,緊張關係又開始浮現。

特別是當1991年南斯拉夫崩解之際,穆族和克族傾向支持脫離前南聯邦而獨立,塞族則堅決反對。1992年3月,在塞族的抵制下,波赫仍通過獨立公投,稍後也獲得美國和歐洲共同體的承認。但塞族卻自行建立塞族共和國(Republika Srpska),宣布仍留在南斯拉夫內。而後塞族民兵在南國聯邦軍的支援下,迅速佔領波赫各地,釀成全面內戰。由於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在背後各自支持同屬自己民族的派別,使得波赫成為南斯拉夫分裂後的內戰中最複雜的戰場。

交戰中,先是塞、克二族聯合對付穆族,後來穆、克二族同意共組穆克聯邦(Federation of Bosnia and Herzegovina),聯手對塞族作戰。期間聯合國和歐洲共同體雖從中斡旋和談,但均未奏效。其後在美國參與並主導北約干預下,才使局勢有利於穆克聯邦。

1995年11月,在美國居間調停下,波赫衝突各方終於在岱頓市(Dayton)達成最後協議,同意終止長達三年八個月的血腥內戰。12月中旬並在巴黎簽署和約。(參見洪茂雄編著,《南斯拉夫史:巴爾幹國家的合與分》、Minton F. Goldman著,楊淑娟譯,《中、東歐的革命與變遷:政治、經濟與社會的挑戰》)

根據《岱頓協定》,波赫成為單一國家,採取「邦聯制」,由控制波赫領土51%的穆克聯邦和佔49%的塞族共和國的政治實體所組成。可以說,《岱頓協定》提供了終結內戰的解決之道,但就長期而言,該協定並沒有真正化解民族之間的不信任,成功建立起族群政治的運作。(參見郭秋慶,〈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憲政體制的選擇及其運作── 兼論『戴頓協定』20 周年政局的發展〉,《台灣國際研究季刊》)

而且,該協定雖為波赫境內迎來了和平,但內戰造成的傷害,終究難以抹滅。尤其是當時塞族在佔領區內實行「種族淨化」,驅逐或殘殺非塞裔人士,更激起國際社會的憤怒。其中最引人非議的莫過於「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這場造成當地約8000名穆裔平民死亡的屠殺,正是由穆拉迪奇帶領下的塞族共和國軍隊所執行的。

而鑒於南斯拉夫內戰中所發生的種種戰爭罪、種族滅絕等重大罪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也在1993年通過第827號決議(Resolution 827),設立「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加以處理。截至目前,ICTY一共起訴了161名犯罪嫌疑人,並定罪當中的83人。

第一個被送上國際法庭受審的前國家元首是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出身塞共盟(南共盟塞爾維亞分支)總書記的他,在擔任塞爾維亞總統時,介入波赫衝突在前,轉任南聯盟總統又挑起科索沃殘酷鎮壓阿爾巴尼亞族反抗事件於後,致使他獲得「大塞爾維亞主義」幕後鼓吹者與迫害人權的獨裁者等惡名。惟於法庭審理過程中,這位西方媒體口中的「巴爾幹屠夫」,卻於2006年死於獄中。(參見王保鍵,〈混合法庭:國際刑法制度中追訴嚴重犯罪的新模式〉,《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

除了米洛塞維奇,當時的波赫塞族領袖也躲不過法律制裁。先是有「巴爾幹鐵娘子」之稱的普拉夫希奇(Biljana Plavšić)於2001年主動前往海牙自首,2003年被判處11年監禁(她是承認在波赫戰爭中犯有罪行的最高級別塞族政界人士,2009年獲釋出獄);而後「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兩大戰犯──前塞族共和國總統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žić)與穆拉迪奇──在潛逃多年後也分別於2008年及2011年落網。2016年卡拉季奇獲刑40年。

針對種族清洗的暴行,卡拉季奇和穆拉迪奇都堅稱自己無罪,後者甚至在法庭上失控叫囂,「你們全都是騙子!」但在判決確定後,不僅當年大屠殺的倖存者和罹難者家屬,對「遲來的正義」感到欣慰,聯合國隨後也表示,這是「司法的重大勝利」!

誠如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Zeid Ra'ad al Hussein)說的,「今天的判決是對犯下這類罪行者的警告,無論他們權勢多大,無論需要多少時間,他們都無法逍遙法外,他們終將被追究責任。」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