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有抑無:劉振祥的「大佛普拉斯」影像紀錄》

友善列印版本

書名:《大佛.有抑無:劉振祥的「大佛普拉斯」影像紀錄》
作者:劉振祥+黃信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7-11-21

「大佛普拉斯」這部影片原本在監製鍾孟宏與導演黃信堯的預估下.票房或許是低空掠過;豈知在2017年10月上映後,票房倒吃甘蔗,成為年度賣座片。這部電影講述社會兩種截然不同世界的人們,似乎挑動了台灣觀眾的神經,集結了神佛總動員、中年男子們的情慾糾結、與陰陽二界對話,或許觀眾會覺得荒謬,但人生不就是場荒謬的鬧劇嗎?

本片的劇照由跨領域的攝影師劉振祥拍攝,他以一個局外人在拍攝現場360度地關照,彷彿八隻眼的蜘蛛,拍下現場工作人員的劇裡劇外面貌,冷靜又叫人注目深思的影像創作,似紀錄片又似舞台劇照,有抑無地演繹出「大佛普拉斯」之外的篇章。

本書由黃信堯導演親口說圖,轉化成文字,想要對電影有進一步理解的人,在本書中可以找到答案。

+可有可無的人

菜脯是夜間警衛。

簡單來說,他就是顧門的──這些人是被忽略的一群,他們的生存空間,套句學術用語來說,稱為「異化」;這是一個不相稱的狀態,例如說他是一個大樓管理員,但他卻不會住在這大樓裡,他家可能是在一個附近更小、更破的,或者距離很遠的地方,因為他根本沒有能力住進這社區。

警衛就是個每天會見到,可是卻常被無視的人。

其實菜脯的另一個原型,是出自日本漫畫家古谷 實的作品《深海魚男》中的角色,那是個在大型超市裡擔任夜間警衛的年輕人;夜間警衛是滿孤寂的工作,我常想:「他們到底是怎麼度過每一個夜晚的?」

菜脯在這社會上就是個可有可無的人,他最大的功能就是撫養多病的老母親,還有在工廠裡接受其他同事的謾罵,甚至在外面兼差時還得吃下那莫名飛來的一腳;當然,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葛洛伯工廠裡,幫啟文董事長開門、關門,甚至幫他調整賓士車頭標誌的角度。啟文當然可以把工廠大門改成電動門,自己開關,但有些人就喜歡有個警衛,可以幫你顧家裡、顧工廠,甚至顧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一個月花一兩萬塊錢而已;對有錢人來說,花一些小錢,有個人可以讓你這樣使弄,套句肚財講的話,這真的是一個蠻療癒的事情。

+帶著跑的點滴罐

在文明又先進的社會中,這個邊騎車邊吊著點滴的畫面看起來真的很奇怪,似乎是編劇為了戲劇效果而刻意安排的樣子。殊不知,真實的情況就在我們身邊發生。

某天我們在臺中勘景時,製片、監製和我就看到一台摩托車從旁邊呼嘯而過:一位男子,自己用手提著點滴罐,邊騎著摩托車,那畫面就跟菜脯載著自己媽媽的場景一樣,只差沒有桿子而已。

我們的監製說:「這種事你跟我講我絕對不會相信,除非親眼看到。」

+兩坪半的小宇宙

菜脯跟肚財,兩個人一起抽菸、泡茶、打屁,聊一些五四三;他們不聊正經事,為什麼?

因為聊正經事真的太悲傷了。

這兩坪半就是這兩個男子的小宇宙,在這裡打屁聊天是不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光,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這應該是他們兩個最自在的時候。

+中正廟

 

中正廟在苗栗後龍那一帶,是我們製片阿忠提供的場景,他說,他們小時候去遠足,最後的終點站就是這個中正廟,所以直到長大懂事以前,每次聽到大人們在講「中正紀念堂」,阿忠都以為那是他故鄉的中正廟。

不瞞各位,據說曾經有部名為《一路順風》的電影原先要在這裡取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來,不過,幸好他們沒來,我覺得這個場景還是比較適合在《大佛普拉斯》這部片裡。

拍攝時,劇組沒多做什麼陳設,記得好像就是擺了一張桌子,讓四個人在那邊問神卜卦而已。納豆在片中講了一句「走極簡風」,就是在描述這種感覺。

電影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東西,有時候為了戲劇效果,我們把人生裡諸多事情都誇張、放大了,但在現實生活中,卻真的有很多難以想像的事無時無刻地上演著。

+三人一體

對我來講,釋迦、菜脯跟肚財三個人其實是同一個人的不同面向;

一個默默不語,

一個唯唯諾諾,

一個是見過生命的起起落落。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