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德國:如何留住專才、延緩人口老化危機

友善列印版本

台灣人才外流嚴重

她是一個三十歲、台灣機械系畢業的女生,在台灣任專職數年,曾在外商工作。趕在年滿三十歲前,她申請了德國打工渡假簽證,到德國打工一年;之後因為覺得德國工作環境好,薪資相對較高,且平均年休30天,對員工保障好,她想盡辦法在德國找到適職的專業工程師工作,最後取得德國的工作簽證,留在德國工作。這個女生在學生時代就曾到德國當過交換學生,對德國不陌生,德語流利。

這是我在德國看到台灣許多年輕人才外流德國、荷蘭等國家的案例之一。還有許多在台灣的年輕人,不只是高科技領域,就連醫護藥學界的年輕學生,也因不滿台灣工作薪資少,不想再過著無品質的過勞生活,拼命準備外文,短期到國外遊學學語文,同時在台灣攢錢長期抗戰,準備終有一日要移居國外。以前人才多外流美國,現在德國門戶大開以後,想來德國工作居留的台灣人也不在少數。

減緩人口老化第一招 大幅推動增加生育與友善托育政策

德國近年來因為人口老化,以及缺乏高階專業技術與醫護人才,政府提出許多強而有力的措施,給社會注以強心劑。自2007年起,德國每生一胎,夫妻二人合計可請十四個月的有薪育嬰假,請假一方的收入可達原本純薪資(全薪扣除社會福利保險費及所得稅)的65%-67%。(扣除所得稅及福利保險後,純薪資在1000歐到1200歐者,代替率67%,1240歐以上替代率65%,未達1000歐者替代率100%;最高月津貼是1800歐元。)

另外,德國婦女的產假,一般生產就享有産前6週與產後8週的有薪假,可拿100%的純薪資;生產多胞胎或有殘疾嬰者,產後可拿12週產假。

德國政府同時也大量增建托幼機構、友善職場婦女生育,希望增加全國生育比率。再加上原本就有的每人每月近兩百歐元(約七千元台幣)的孩童津貼,每個小孩可從出生拿到十八歲職訓畢業,甚或是拿到唸大學、年滿二十五歲。這帖十四個月有薪育嬰政策的特效藥,確實成效,讓德國從過去三個育齡婦女平均只有兩個小孩的比例,在十年內改善到平均一個婦女一個半小孩的比例。德國政策沒有空談的嘴砲,政策推出十年,效果立竿見影。

減緩人口老化第二招 修法成為移民國家 廣招世界人才

過去德國多不樂見移民,國籍身份多是如台灣一樣是從血緣取得,本非移民國家。近幾年來,由於人口老化趨於嚴重,高階技術專才不足,故大幅修國籍與工作居留法,用以廣招世界專才。最初是以藍卡的工作簽證吸引歐盟及世界專業人才來德國工作,在德國留學的大學生,可以在大學畢業後,於德國為找工作而居留一年;在其他國家有專才者,也可以因要在德國找工作,而有半年的找工作簽證居留。只要在居留期間找到專業並且是德國缺乏此專才的工作,就可以拿著公司開出來的工作契約到外事局辦工作居留。

對於留住人口,德國另外再加碼,用放寬取得國籍,來增加留住優秀人才的誘因。只要在德國居住滿八年,沒有拿長期失業金與社會救濟的外籍人士,基本上都具有取得德國國籍的資格。為友善外籍家庭成員的居留及國籍取得,德國也修法讓移民者未滿成年的子女,在德國出生生活滿八年、在德國就學至少六年或在德國學校或職訓學校畢業,不因父母是否為德國籍都可以取得德國國籍。

對於一般外籍來德國工作的人士,除了居住年滿八年,並須通過基本的初級德語考試(B1),還有通過「生活在德國」的德國常識測驗,沒有犯罪前科,承認德國民主自由的生活價值,成人須繳交兩百五十五歐元(約相當於九千元台幣)費用,因父母之故要取得德國國籍的未成年人繳費優惠五十一歐(約一千八百元台幣,特殊條件者另外設有減免與優惠措施。不過,德國不允許雙重國籍,歸化德國籍的成年者,在歸化過程中必須放棄原來國籍,除了少數不能放棄國籍的國家例外。以上政策,大步跨出血緣國籍取得的原則規範,讓德國因而成為移民國家。

台灣應修法改善環境 留住年輕人才

台灣人口老化嚴重,已屆死亡交叉。個人認為,台灣的危機,其實不只人口老化,增多移民也不是最緊要的問題,最迫在眉睫的,應該是止住台灣年輕人才外流的問題。在全球都在獵人頭、短缺專業人才的情況下,歐美國家的生活環境與勞動條件都相對比台灣好。台灣如果沒有在各方面改善修法,把想留在台灣的外籍人才及家人留住,提升勞動薪資,改善勞動條件,推出對友善家庭生育的政策,台灣將永遠無法和世界徵才國家競爭。

自己培養的人才都留不住,年輕人才大失血,國家培養專才,台灣人才到最後卻被條件優渥的國家給獵走,落得自己人力匱缺,可說是血本無歸,更不用說幾年後要面臨的死亡交叉的老齡化社會問題。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