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眾院大選後的政黨政治新格局

友善列印版本

2017年10月22日,安倍晉三賭上首相大位解散改選的第48屆眾議院選舉,以自民黨獲得壓倒性勝利告終。這也代表著安倍度過前陣子的森友、加計學園醜聞難關,帶領自民黨重獲全新四年的政權,也可望再次延長自己的首相生涯。安倍之所以選在此時改選,於前文「小池新黨如何挑戰自民黨」已有分析,在此不再贅述。以結果論而言,安倍確實完美的執行了預想戰略,但慘敗的希望黨也不代表無望再起,而是在無法依恃小池的泡沫人氣之後,能否開始紮實的經營,成為更好的保守政黨選項。

綜觀本次選舉,在民進黨黨揆前原誠司宣布舉黨投靠希望黨後,讓希望黨的聲勢來到最高點。但隨著小池「排除」民進黨自由派人士,導致以枝野幸男為首的自由派另組立憲民主黨,以及自身被東京都知事職位綁死,無法御駕親征帶領整黨打這場眾院選戰後,希望黨的聲勢隨之暴跌,甚至最後選舉結果還不如立憲民主黨。

然而立憲民主黨的優異表現,並不代表著日本左派的復甦。綜觀全局,自民黨、希望黨、日本維新會等主要右派政黨,仍然取得了壓倒性的多數。換言之,這次自民黨雖然獲得大勝,但卻在選前同時呈現內閣不支持率高於支持率的弔詭現象,顯現選民即使認為自民黨表現不佳,然而缺乏更好的選擇,而只好被迫將選票投給自民黨。事實上自民黨過去以來,往往依靠著這樣的選民結構而得以長期執政,不過若未來出現足以讓選民信任,認為比自民黨更好的保守政黨出現的話,則選票即可能因而快速流動,形成兩大保守政黨的競逐格局。

本次的結果,顯然呈現了小池百合子實力仍未成氣候,從組織到心態上都尚未準備完全。組織的問題,可說是非戰之罪,畢竟要馬上從地盤東京出發擴散到全國,原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加上碰上安倍的突襲解散,更讓小池缺乏足夠時間準備,即使吸納了民進黨的保守派,也難以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充分整合。不過在心態上,小池的戰略錯誤導致了選戰結果不如預期,雖然打造意識型態較為團結的保守政黨,可讓未來的政黨營運更為順暢避免過多內耗,但用詞過於冷酷無情,也予人過於高傲及功利的不良觀感,這也讓民進黨雖然多數派由希望黨提名出馬,但卻完全沒發揮一加一的效果,甚至落後於被排除在外的立憲民主黨。

而前原誠司在賭上了全黨命運做了投靠希望黨的決定,事後看來並未發揮效果,因此勢必會被追究政治責任。但現實的情況是,民進黨內的自由派人士已經出走另組立憲民主黨,並在本次選舉獲得了更多的民意基礎,也順勢取得了左派政黨的領頭羊地位,較諸奄奄一息已久的社民黨、成長程度有限的共產黨,都佔據了良好的戰略地位,所以幾乎不可能重回民進黨。這代表著原本就已經四分五裂的民進黨,已經沒有太多的選擇,雖然小池這次光環盡失,不過重新掛回民進黨的招牌只是令處境更糟的情況下,可能最後與希望黨做進一步的整合,仍然是不得不的選擇。這一點是即使前原誠司下台,仍會是最有可能的發展。

小池在這次大選當中被打落神壇,連大本營東京都僅得一席,過去所掀起的旋風可說是暫時告一段落,不過這對小池而言,也不見得是件壞事。若本次選舉希望黨在操作下獲得空前大勝,但又不足以取得政權,則未出來競選眾議員的小池,很快就會在全國性事務及地方性事務的比重上失衡,而且原本就有的個性、政策缺失難以獲得即時的矯正。這次的大敗,洗去了原有的泡沫人氣,但卻仍然保有首都知事的重要戰略地位,以及未來的2020年東京奧運契機。在這次選擇不參選眾議員,而保留東京都知事的決定,也有八成以上的選民表示認同,這都提供了小池未來東山再起的機會。

這次的選舉,再次確認了保守勢力的絕對優勢難以動搖,也反映出自民黨一黨獨大讓保守派選民即使不滿意執政,卻也沒更好選擇的政治現狀。因此自民黨雖然再度大勝,但顯然以安倍為首的自民黨政治人物,不能再太過掉以輕心,因為政黨政治格局已然大幅改變,雖然還未呈現在席位上,但影響力只是時間問題。同樣的小池新黨經此大敗,未來是否能有效整合民進黨的保守派勢力,開始認真組織化、提供良好的政策及願景,重新說服選民他們是比自民黨更值得信賴的保守政黨,也考驗著小池百合子究竟是真正的領導人才,或僅為炒短線的平庸政客。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