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覺醒青年抗議事件

友善列印版本

香港有黃之鋒,台灣有林飛帆,新加坡有余澎杉,泰國也有一位被當權者視為「麻煩人物」的年輕人,知名學府朱拉隆功大學前學生會會長秦聯豐(Netiwit Chotiphatphaisal)。名字太長,根據曼谷當地華媒給他的暱稱,我稱之為「小奈」。

小奈前陣子鬧出了不少事情,搞到連海外大學者諾姆. 杭士基(Noam Chomsky)教授[1],都聯合了近百位學術界人士,聲援小奈被校方「不公平」懲處一事。這位同學到底做了什麼,惹的學校甚至傾政府派輿論對他大加撻伐?其實和港台的「覺醒青年」動輒「攻擊」官署,辱罵行政人員比起來,小奈也沒做什麼,就只是不願意在雨中對著偉人雕像叩首,起身離去之際,與企圖阻擋的「保王派」師生發生了一點點的肢體衝突,如此而已。

當然,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目前的泰國正值軍政府執政,加上泰國社會對「階級」,「長幼尊卑」原本就相當重視,小奈素來高調參與各類民主運動,早就是學校高層乃至政府的眼中釘,不時警告他不要招搖惹事;「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是世界潮流沒錯,但你總得識時務,懂分寸,講究迂迴與循序,別老把法國大革命那套街頭起義推翻王權當成浪漫的理想,這裡是泰國,我們有自己的規則」。

做為泰國版「覺醒青年」的小奈,自然不會畏懼來自權力高層的恫嚇,依然故我,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吸引了不少追隨的同伴,在各種場合,幾經與當權者的拉鋸之下,終於在「跪拜事件」上,雙方衝突正式引爆。

事件發生在八月三日,地店位於泰國第一學府朱拉隆功大學,一間頗能類比台大,港大的名門學府。今年恰逢朱大建校100年,許多儀式性的活動熱熱鬧鬧地展開,做為全國最優秀的朱大學生,自然「必須」欣然樂意的全程參與。讀者或也可猜想的到,如同華人社會一般,通常這類紀念活動,總是有一堆大官,高層,名譽xx,某某博士,oo教授,yy代表等,來露臉作秀,而台下諸師生,總要「歡天喜地」的熱情迎接這些(自以為)「大人物」們,而泰國到底還是個君主立憲的國家,所以如果有來自皇室的成員,則禮數必須做得更為謹慎與繁複。

總之,當晚校方召集了全校師生,恭迎當今國王陛下之姐──詩琳通公主,在朱大廣場上,面對與校同名的拉瑪五世皇朱拉隆功大帝跪拜,同時眾人齊聲唱著「頌聖歌」,除了緬懷遠古的先王,也一併哀弔去年逝世的拉瑪九世普美蓬陛下。數千人同時跪拜的景象確實壯觀,如果有看過清宮劇,那場面絕不輸給早朝時太和殿前群臣叩首高呼萬歲的畫面。

不過這裡也要稍微補充說明一下,由於泰國是個極度尊重皇室的國度,而朱大向來會為新入學的學生舉辦「拜王禮」,以表忠君愛國。而朱拉隆功大帝不僅是朱大的創建者,更被視為泰國現代化最重要的君主(電影「安娜與國王」中的那位)。相信多數泰國人民確實是打從心底敬佩這位君王的,全國各地的朱拉隆功雕像,不時會有民眾虔誠膜拜、供奉鮮花素果等,也因此,朱大便「順應民情」,從1997年開始,每年都會多次組織學生行「拜王禮」,長久下來,也被認為是代表朱大的驕傲。

然而,這次的典禮由於皇室成員到訪,本來就花費了比預期更多的時間,加上校方可能求好心切,又希望媒體能夠多拍攝一些畫面,從排練到正式上演,總共讓數千學生跪在大廣場上數小時之久。偏偏此時天空又飄起小雨,雨勢忽而漸大,但校方仍沒有要讓學生進屋避雨的意思,此時的小奈或多次反映未果,或本就對這類英雄崇拜嗤之以鼻,忍無可忍之下決定起身離席,數名追隨者也群起效仿以表抗議。

現場校方人員自然不能容許此等「目無尊長」、「對先賢大不敬」之舉,更何況公主殿下還沒走遠(對,公主一行人在天剛飄雨之際便迅速進屋避雨去了),這等離經叛道的行為傳到公主耳裡怎麼得了。於是乎數名師長協同糾察隊學生便對旗展開壓制,過程難免有肢體碰撞,全程也被錄影上傳網路。

事件的結果是,小奈一行「犯上」的學生,因違反校規,行為不檢,有損校譽,被罷免學生會主席之職,並永遠不得擔任任何學生會的職務,同時再扣掉25分的學習管理分數(有點類似台灣的操行成績)。小奈不服上訴,同時控告當時校方人員對其造成的肢體傷害(有驗傷單為證),但可想而知,校方迅速駁回並維持原判,擺明了「球員、裁判都是我的人,你要怎麼跟我鬥」的姿態。

泰國輿論為此沸騰了一陣,但總的來說,即便小奈收到了來自海外不少重量級人士的聲援,同時在他個人的臉書上,短時間也獲得大批網友的按讚支持,不過,泰國主流輿論大部分仍偏向認同校方,而當小奈與其死黨支持者希望發起遊行抗議,那數萬「網友」們,倒也沒幾個願意挺身而出,事情到此,大概可謂暫時告一段落。

筆者在這件事的立場上,老時說兩邊都能理解。一方面,泰國在他們的民族內涵與教育養成中,確實有濃厚的忠君(皇室),服從權威(師長)等思維,所以沒必要老是用歐美那套個人至上英雄主義,去批判別人的文化。但另一方面,筆者確實也不喜歡搞偶像崇拜,哪怕是對明星又叫又跳的「腦粉」,或是對偉人叩首跪拜的信徒,一向秉持靜而遠之的態度,我尊重別人的信仰自由,並且在非常必要的時候,或許勉強可以依樣畫葫蘆去「表演」一下(假如哪天受泰皇室召見,那個場合也真的不得不跪一下了),但若要對一尊雕像,一張照片,或一個被大師加持過的信物在那邊「心悅誠服」的膜拜⋯⋯實在是難以照辦。

回想小時候,多數同年紀或年紀在我之上的朋友,應該都依稀記得「向國父遺像行三鞠躬禮」的事,講到根本上,這與學生向朱拉隆功大帝跪拜叩首事件本質上是一樣的邏輯。好或不好,不宜輕率的定奪,因為那牽涉到每個人的自由意志與社會整體的集體價值共識,你必須很小心的依據「脈絡」來看待每個個案。但若是被強迫的服從,或盲目的追隨,就肯定不是件健康的事,因為你未能讓大眾通曉來龍去脈,反而只是以權威、利誘、洗腦的方式去塑造個人崇拜,這並不是真正對歷史的了解,以及了解之後進而能反思、批判,再而做出是否要「崇拜」的決定。

 

關鍵字: 曼谷泰皇軍政府泰國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