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想想】勞方喊漲、資方喊凍、政府兩難…南韓基本時薪談判「陣痛中」

友善列印版本

「請多關心與支持將基本時薪調漲到一萬韓元!」
「現在為數眾多的勞工生活得很辛苦,調漲到一萬韓元是有必要的!」

最近在首爾地鐵內,都能見到大型量販店工作的服務業工會成員,在列車裡向乘客發送傳單,並喊出訴求。

而睽違一年,歷經政權輪替,如今又來到該商討下年度調漲基本時薪的時刻。

去年,南韓最低薪資委員會將最低時薪從6030韓元(新台幣185元)調漲到6470韓元(新台幣185元)。下次時薪要調整為多少、根據什麼準則和變動來做變化,由勞工(兩大工會)、雇用者(工商總會;資方)與公益(政府提名任命)代表各9人,共27人組成最低薪資委員會,依舊無法達成共識,而陷入僵局。

文在寅總統上任後,南韓雇用勞動部宣布,到2020年為止,要將最低時薪調漲到一萬韓元。此前,這數字一直是工運團體要求立刻達成的目標。

若要在期限內達成一萬韓元的基本時薪,在剩下的這三年內,每年時薪都得以15.7%的速度逐步調漲。但這樣的主張,同時受到勞資雙方夾攻。

工會代表認為調升速度太慢,無法跟上物價變化,加上目前派遣工(韓文稱為「非正規職」)的現象嚴重,低薪和做同樣工作、待遇卻不一樣,已為社會埋下不平等的導火線;資方則認為,基本薪資持續上漲,業主壓力只會增大,經營成本增加,最後可能連人都請不起,會使大環境陷入惡性循環,故要求凍結。

近五年來,最低薪資委員會的勞工界與雇用界代表,每每針對時薪調升無法達成共識或爆發衝突,互槓而退場,雖然還有公益界代表在場,但勞資雙方所提出的決議案,從未一起被送交委員會表決過。

今年儘管沒有出現火爆衝突或任何一方退席的場面,但勞資皆各執己見,無法尋得交集,到審議最終期限的6月29日都還沒得出結果,現在最低薪資委員會必須在法定的年度時薪公告日(8月5日)的20天前(7月16日),趕緊拍板定案。

雇用勞動部長趙大燁在6月30日於國會回應質詢時表示:「資方應該更強調分擔社會責任。今年是新政府上任第一年,就算在象徵的意義上也得充分考量(提升薪資),希望資方能展現出合作的態度。」進步派睽違10年掌權,趙部長一上任,就代表文在寅政府,向資方釋放出要求配合薪資調升的訊息。

相較過去幾年皆主張應「動漲薪資」,今年雇用界代表提出將將最低時薪從6470韓元(新台幣185元)調漲2.4%到6624韓元(新台幣190元),但開列出「八大業者」 作為次等適用範圍,要求這些行業的薪資調幅要另外斟酌減免,當中包括超商與便利商店、餐飲與美髮業、計程車與加油站、警衛、網咖等。

但勞界代表認為,調整154韓元,根本稱不上是提高。過去勞工界因自身提案都無法獲合理回應,且長期受保守派政權刻意忽略,勞界及工運團體仍堅持,應盡速調升至一萬韓元。民主勞總更因此從6月29日起,發起總罷工。參加者大多為包括清潔工、警衛、臨時教員與打工族等派遣與間接僱用的低薪勞工

「現在正是清算積弊與社會大改革的黃金時刻,文在寅政府標榜著自己是『親勞動』的政府,但他們若放掉這時刻,很明確地,守舊積弊勢力將會開始反擊。」民主勞總代理委員長崔忠振在6月30日的總罷工集會上高聲說道。

圖四:打工工會成員於6月30日參與在首爾市中心舉行的總罷工集會,手持「當場需要迫切調漲到一萬元」呼籲政府重視最低薪資問題 (照片引自打工工會)

根據最低時薪委員會公布的最新數據,至今年為止,南韓仍有223萬名勞工,領取未達法定標準的薪資工作,占勞動人口總數11.5%,這樣的情況以規模只有一到四人的公司最多,佔28%,五到九人的公司佔15.2%,10到29人的公司也都還有9.3%的比率。

而更驚人的是,223萬位拿到最低時薪的工作者,有一半以上是未滿19歲的青年世代,顯示年輕人仍是受業主剝削與壓榨的對象。儘管如此,勞檢並未徹底處理相關案件。

共同民主黨國會議員姜炳遠從雇用勞動部所調閱的資料顯示,去年透過當局勞檢所舉發違反最低時薪的案件數,僅1278多件,遠低於勞工主動檢舉的1768件;而前者只有1.7%在最後送交司法單位審理,後者則為一半左右,兩造天差地遠,政府勢必得花更多心思在加強勞檢上,才能真正反映勞動市場實態。

但薪資調漲爭端中,引發最多抱怨的,並非財閥或大型企業,反而是中小型自營業者。近來筆者走訪首爾市內的中小型服務業單位,就能聽到這樣的聲音。

「那些工會成員每天都在喊著罷工、調漲薪資,但他們都沒考量到我們這些人自己出來做生意的,也是受害者。我們每天每月就賺那麼點錢,成本一直上升,怎麼還有機會多請人,還要終身僱用員工?」今年46歲、在江北區經營耳鼻喉科診所醫師吉遠振說道。

今年55歲,在鐘路區成均館大學附近經營拌飯餐廳的李惠珍表示:「我覺得不是時薪不能調,本來就開從現在起逐步上升。但說要立刻漲到一萬元,這對我們這種小型的餐廳來說,就吃不消,成本增加就很多。」

調漲的話,也應該要設法讓財閥多支出一些,同時也多照顧小型業者、讓我們影響減到最低才是。」擁有三名僱員的李惠珍說道。

目前,南韓政府正研議以減少消費者刷卡手續費、降低店租調漲幅度等方案,來減少基本薪資調漲後,對中小業主造成的衝擊。對五人以下的小公司,減少地方稅徵收,也被認為是可討論的方法。但能否真滿足各式各樣、不同類型的經營者的需求,還有待討論與觀察,

擺脫保守派政權長期來對工會的不友善態度,新上任的文在寅政府,選舉前後打出重視與照顧勞工的訴求,初階段的確展現出願意同勞方對話與聽取意見的態度,只是逐年調漲的計畫,仍得不到工會支持,政府會不會因此在上任初就與工運界撕破臉,而喪失支持基盤,有待觀察。

如何在基本時薪問題上,找出最完善的處理方式,或是找出問題所在,持續要求其中一方讓步,剩下一個多星期,將會是新政府煩惱的時刻。

關鍵字: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