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建交引發的美中台關係過度聯想

友善列印版本

巴拿馬撤銷對中華民國政府的承認後,臺灣有部分觀點認為,中國近年來大量投資巴拿馬運河這一戰略通道,並成為僅次美國的第二大用戶,背後似乎隱藏大國間的較勁,破壞美國的區域力量對中美洲現狀的維持。亦有觀點認為,這可能是川普(Donald Trump)與中國的另一樁「交易」,目的換取中國在北韓等區域議題的合作。

確實,中國近年來對巴拿馬有鉅額投資,據稱近三年投資了約256億美元。而在撤銷承認之前,中國山東嵐橋集團投資10億美元收購的巴拿馬最大港口-瑪格麗特島港口(Margarita Island Port),也剛好開始動工建設相關產業園區。所以其實外界心知肚明,巴拿馬的舉動最主要是經濟考量,而非涉及大國競爭,想要選擇站在中國一邊的戰略考量。

美國在1999年12月31日正式將巴拿馬運河的主權交還巴拿馬後,美軍也全部撤出。2009年以來,美國國防部雖然與巴拿馬重新展開駐軍的討論,不過最終只是以打擊毒品交易的形式派遣少量單位進駐,重開正式軍事基地的討論並沒有結果。但是這不代表巴拿馬可以忽略美國在西半球的龐大戰略優勢。

尤其,美國過去曾有在1989年12月對巴拿馬展開代號為「正義之師」(Operation Just Cause)軍事行動,逮捕該國獨裁者諾瑞嘉(Manuel Antonio Noriega)的歷史。如果巴拿馬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行動,與美中戰略競爭相關,則它必須先確認中國擁有在政治上對其施加保護的力量,猶如美國目前對臺灣與其他東亞國家的安全承諾,否則無異拿自己的國家生存開玩笑。但答案如何,至為明顯。

對巴拿馬來說,既然中國沒有足以越過太平洋對其施加政治保護的實力,它完全沒有必要在中美洲率先「選邊站」,作為中國對抗美國的先鋒與據點。否則以它距離美國如此之近,美中往後若交惡,第一個遭殃的必是巴拿馬,其後果正如戰國策所云:「智者不及謀,勇者不及怒,寡人如射隼矣。王乃待天下之攻函谷,不亦遠乎?」

那麼川普政府是否「刻意」讓出巴拿馬,換取中國在北韓等議題的合作呢?

首先,在當前的西發利亞(Westphalia)條約體系中,一個國家是否要承認另一個國家,屬於該國的主權,冷戰以來迄今的國際關係更是如此,即使美國也不能「指揮」其他國家對他國的承認。如果存在這種事情,表示那些接受「指揮」的國家,是其他大國的屬國,或者至少承認大國對其擁有「宗主權」。

1821年獨立的巴拿馬並非美國的前殖民地,而且如上述,還與美國存在某種程度的緊張關係,自不可能在本次事件中接受美國的「指揮」。況且美國本身早已在1979年與中國建交,沒有立場要求巴拿馬必須維持與台北的正式外交關係。再說如果美國足以影響巴拿馬的選擇,又為何無法重啟在該國的軍事基地?

其次,國與國之間如果存在「交易」就像商業一樣,最基本的條件必須「等價」,或者其中一方不能吃虧太多。美國看似讓出傳統上的「後院」,但如上述,他完全有能力在必要時「收回」,中國則沒有能力保住其所得。反之,如果中國為了「得到」巴拿馬而配合美國大力施壓北韓棄核,結果就是北京與平壤完全撕破臉,從四月中雙方官方媒體的互相叫罵已經證實這一點,中國反而要喪失北韓這個傳統的「緩衝區」。

這種「交易」明顯是不等價的。若美國如此重視中國對北韓的作用,急切想要以某些戰略利益換得其合作,還不如以中國真能守得住,對其戰略價值也更高的部分東亞地區為交易,更能吸引中國上鉤。比如整日憂慮被美國作為籌碼的臺灣,或是降低在南海地區的行動。

巴拿馬與中國建交確實對臺灣是重大衝擊。中國在習近平上台後,越來越以國際戰略全局思考包括兩岸關係在內的各種東亞議題,也是事實。但臺灣實無必要對每件事情都做過多聯想,應該更仔細地以國際關係與戰略理論作為基礎,配合各方實力的消長與長期政策走向,才能得出較為貼近事實的分析。

關鍵字: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