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70週年】福爾摩沙的呼喚──1947到2017

友善列印版本

今年屆滿70週年的228事件,一直是台灣社會的集體創傷,也是遲至近年來才逐漸被打開的禁忌與枷鎖。這起影響近代台灣甚為巨大的事件,從鄭南榕、陳永興、李勝雄等人推動「228和平日運動」以來,媒體界、出版界與學術單位才開始關注,史料、口述見證與相關研究也才陸續問世,政府資料逐漸解密,成為今日接近、理解228事件的認知基礎。

受限於戰後1947年的社會情境,有關228事件的口述大多以台灣人為主,外省人的資料較為罕見,更不要說是外國人的見證。因此,美國副領事葛超智(George Henry Kerr)的《被出賣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和紐西蘭籍、1947年當時在台灣擔任聯合國「救災及重建署」官員的謝克頓(Allen J. Shackleton,另一中文名為薛禮同)的著作《福爾摩沙的呼喚》(Formosa Calling),就成為目前僅見的兩本親身見證228大屠殺的重要英文著作。

事實上,寫成於1948年的《福爾摩沙的呼喚》因為國際政治角力,出版過程處處碰壁,深埋半世紀之後,1997年才在紐西蘭台灣同鄉會會長廖評昱、台灣公論報(Taiwan Communique) 創辦人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夫婦和望春風出版社負責人林衡道醫師等人的協助下,英、中文版先後問世。

「為了避免我的許多台灣朋友可能因為我這本書遭到迫害,我不能使用人物的真名。但我個人的確保留了正確的真實姓名和日期。」

這本著作記錄戰後國民黨統治貪污腐敗的各種現象,同時也完整呈現了當時高雄、台南等地228事件爆發後國民黨軍隊武力鎮壓、屠殺的慘況。因為作者謝克頓的宗教及工作背景,讓他可以清楚地意識戰後台灣在國際地位上尚未確認的事實,以及以人道主義的立場,為島嶼上遭受苦難的人們留下見證。

我個人認為,作為一位外籍人士,謝克頓中肯地評述了「台灣總督府和台灣省政府」的差異,同時也記錄了台灣社會對於兩個不同殖民政權的評價與態度──「狗去豬來」。此外,當時紅包文化、貪污腐敗、經濟蕭條等等的社會現況,讓他精準地做出「古代人管理現代人」的見解,幾乎就是228事件之所以爆發的綜合結論。

曾經與台灣人民一同經歷恐怖的死寂,是謝克頓與葛超智從未忘懷的經驗,也是《福爾摩沙的呼喚》與《被出賣的台灣》之所以能夠問世的主要原因。過去我在擔任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館長期間,承蒙友人引薦,從資料保管人蕭成美教授處將葛超智先生的文物收入館藏。同樣的,我也是在好友廖評昱的引薦下,前往紐西蘭從謝克頓先生的公子卡林(Colin J. Shackleton)手中接回《福爾摩沙的呼喚》原稿,捐贈給慈林基金會,為保存台灣人的史料略盡綿薄之力。

因緣際會下,我也曾經從家屬手中收到228事件受難者吳鴻麒先生(國民黨客家大老吳伯雄的伯父)1947年日記影印本,即使內容大多是短句片語,但還是足以讓我們對當時經濟蕭條、民生凋敝的社會現況有深刻的體會。

吳鴻麒在1947年二月27日的日記寫道:

「⋯⋯本日在大稻埕發生查緝私煙槍殺人命案,市民憤慨全市鬧起。」

隔天28日的日記寫道:

「各處發生毆打案,人心惶惶。到處燒毀物件,全市無人開店。學校亦罷課,陷入不能收拾。省政府命令戒嚴,至夜間亦時聽槍聲,鄰近外省人皆不敢張聲⋯⋯」

吳鴻麒手跡寫到1947年3月11日,消失五天之後,他的太太楊(毛灬,tshuā)治女士才發現屍體。這位堅毅的女性當年在至悲至慟之下,仍然鎮定地請醫師驗傷,請法院人士確實記錄並拍照存證,留下吳鴻麒在國家暴力下慘死的證據。她還為日記補上最後一段內容,說明發現屍體的經過。

我大學時代從航海學課程學到「三線交叉形成一定點」,如果我們將來自南半球紐西蘭作者謝克頓(紀錄的當年南台灣經歷)、北半球美國作者葛超智和台灣的受難者吳鴻麒(記錄當年的北台灣經歷),這三本重要史書就會從三個不同角度交會出二二八大屠殺事件明確的歷史定位。藉此,任何人都可以理解台灣苦難的歷程,碰觸島嶼的傷痕。

「二二八」數十年來一直是個禁忌,一直到30年前,鄭南榕、陳永興、李勝雄等人突破禁忌,開紀念228事件活動之先,推動「228和平日運動」,讓台灣社會正視228大屠殺事件,紀念228受難先人。五年前也有一群年輕人透過「228共生音樂節」系列活動,以小旅行、導覽、手冊、影展、音樂會等不同的形式,在基隆、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紀念228事件。出生於228事件這一年的我,很欣慰能夠看到年輕人接棒,繼續傳承這把記憶的火焰。

228事件屆滿70週年,雖然見證者持續凋零,但是歷史精神的傳承不會停止。在1948年滿腔熱誠寫下《福爾摩沙的呼喚》卻受到各種壓力苦無出版機會,甚至還被當成共產黨同路人的作者謝克頓已經仙逝,但是他的兒子Colin Shackleton 在18年前慷慨地將手稿文件照片等史料捐贈給台灣,他的孫子Tim Shackleton 夫婦(上圖)近日更造訪台灣,踏上這座父祖曾經履及且愛護的土地,前往宜蘭的慈林文教基金會,閱覽祖父當年對台灣228事件記錄的手稿。Shackleton 家族三代祖孫對台灣的深情令我動容,也深深敬佩。

我希望能有幸代表台灣受難的人民,向他的父祖致上最誠心的敬意與祝禱,並期待繼續維繫這一段跨越空間與世紀的情誼。

 

關鍵字:

作者